展示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展示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广西一镇政府被曝欠一老人钱22年没还清

发布时间:2020-03-09 13:29:58 阅读: 来源:展示架厂家

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从1993年到2015年,这是22年来的时光,广西容县老人曾昭流几乎只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讨债。谁欠了他的钱呢?罗江镇政府!

22年了,这钱还没有讨完,而此时的曾昭流已经年入古稀。镇政府还钱为什么就这么难?是只欠一个人的钱款,还是当地还有很多个“曾昭流”?

1993年,广西容县第三建筑工程公司和容县罗江镇乡镇企业管理办公室签订合同,垫付23万元,承建罗江水厂的土建工程。

原容县三建副经理曾昭流:因为他那个书记说的好好的,说整个完了以后,就以这个水厂作抵押,向银行贷款,立刻给我这个钱。

同年年底,项目完工。而工程欠款,几年后,一分钱都没有偿还。这些钱全部是曾昭流个人从银行贷款所得。

曾昭流:自己贷款啊,通通要支付材料钱,工人要钱,不给钱就不走,围着你。

记者:包括给他们盖那个房子的那个钱、给工人发的钱,都是你出的。

曾昭流:通通是我自己出的。

记者:你自己贷的款?

曾昭流:对呀!

无奈之下,1997年,曾昭流把镇政府、乡镇企业管理办公室、水厂等一并告上了法庭,三被告对事实均不否认。容县人民法院判决,这几个单位应共同支付欠款,并从1995年12月9号起,每天支付万分之五的违约金,直至还清债务为止。

曾昭流:我就老追法院执行,因为你判了就要执行。让你执行,他也不执行,没办法,他没有钱给我。

到2001年5月31号止,被告已经欠下工程款本金和违约金达到了47万元。当年7月,用以物抵债的形式偿还了曾昭流24万多元,但仍剩余22万多元的债务。随后,因为乡镇企业管理办公室被撤销、水厂拍卖,罗江镇政府成为了唯一的被告主体。2004年、2014年、2015年,曾昭流分4次获得了大约共5万元的欠款。这些还是九牛一毛,他说,按此计算,目前,欠他的工程款本金加违约金仍高达至少80万元。22年来,为了维持家用,曾昭流一边讨债,一边辗转在两广、云南等地打工,直至小儿子大学毕业,他63岁时才宣告退休。

法院已判决,但是是否尽到了执行责任?记者了解到,7月底、8月初,玉林市中院和广西区高院的相关负责人分别来到容县人民法院,指导、督察执行案件的集中清理工作,那其中是否牵涉到此案?

带着疑问,记者8月10号上午来到容县人民法院,在一楼被门卫拦下。拨通法院办公室的电话,一名姓廖的负责人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廖姓负责人:分管的那个院长公休,得经过他审批,他同意才行。

对方随即挂断电话。无奈之下,记者中午赶到罗江镇政府,镇长华海德说,几个月前刚刚上任时,就收到关于这起债务的材料。

华海德:我们乡镇是没有收入的,都得靠县里转移支付,就完全靠县里面比如每个月给我们拨款。全国都是这样的。

虽然每月只有两万多元的运转经费,但罗江镇政府从去年起,分三次向曾昭流支付了4万块钱。

华海德:这个肯定是要承认的。对不对,我们再去跟他好好沟通,节省开支的情况下,尽最大的努力,一点一点给。如果我有这个能力,说实话,我愿意被这样天天烦着吗?

当天傍晚,华海德再次找到记者,他介绍,中午时分镇党委书记陈福任和曾昭流在容县人民法院执行庭内达成协议,明确了还款计划:今年9月11号前,支付50万。余下的,在2016年内还清。至于资金来源,华海德表示,走一步看一步:

华海德:只能先答应,具体想办法是两级政府一起来想的,包括县财政,我们只能说力争一起。困难逐步地解决,包括我们的县领导跟我们的意思也是一样的,尤其是对这种历史问题,不可能一朝一夕地就解决。

另有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像这样的政府遗留债务,不仅仅是在罗江镇才有。究竟有多少人被政府“赖账”?对于记者提出的采访要求,容县一名官员向记者转达了县领导的意思:

记者:关于全县的那个情况,就是我想采访一下。

官员:这个事情呢,就是说……一事一议吧。这个反正是这个事情就专门就事论事吧。这个事情解决就行了吧,对吧,我们的意见就是这样。(记者张垒许大为)

莎普爱思

莎普爱思药业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