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展示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武警特战大队快枪手每秒击中3个目标图《资讯》

发布时间:2020-11-09 17:46:19 阅读: 来源:展示架厂家

武警特战大队快枪手:每秒击中3个目标(图)

“快枪手”李增援

报道,暗房内漆黑一团,寂寥无声,透着一丝阴森与诡异。中士李增援凝神屏息,轻挪碎步,黑洞洞的枪口随着他警惕环视的目光快速闪转。突然,右前方、右后方几乎同时闪现两个鬼魅般身影。“呯、呯”……电光石火之间,李增援摆头、转身,枪响靶落,一气呵成。

在李增援每天的训练中,都要数百遍地重复这样惊心动魄的场面。这种实战性严格训练,为他在特战大队赢得了“快枪手”的殊荣。

一次军事观摩表演中,担负快速对抗射击演示任务的李增援,再一次将“快枪手”的称号展示得淋漓尽致:在运动状态下,1分钟时间内,使用92式手枪、95式步枪两种武器,对46个随机出靶目标进行精确射击。其间,还要3次更换弹匣,1次更换武器,跑完100米距离。

通过专业测算,李增援每秒钟必须击中3个目标才能完成任务。

“人体最快反应速度只有0.2秒,这是真的吗?”

录像显示,每0.3秒射出一颗子弹,千真万确!面对事实,任何惊疑与不解,都在给“快枪手”这个称号增加分量。

在强手如林的特战大队,能够让大家心悦诚服地称为“快枪手”,这本身就是一个传奇。

2003年,从小喜欢军人的李增援,终于如愿以偿穿上警服,被分到北京总队十三支队。新训生活的第一天,就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天开训动员,大队领导作了一番热情热情洋溢的致辞,而后,一队身着迷彩服、戴皮手套、足蹬军靴的骨干迈着整齐的步伐,气宇轩昂地走至操场中央,为新兵表演军事动作。只见他们一个个身手矫健,静时定如处子,动时疾似风雷,每一个动作都挟裹着巨大的能量,直看得新战友们热血沸腾,眼花缭乱。

“看见没有,这就是你们努力的方向。”观摩完演示,班长不失时机地给新战士们打气鼓劲:“只要你们好好练,人人都能达到这个标准。”

那时,李增援暗自立下誓言:一定要成为一名特战队员,练就一身好功夫。在他看来,拥有这样的身手,正是他向往的功夫之道。

新训期间,李增援各项工作都比较出色,与战友相处也很融洽,但最为出彩的,还是新训大队组织近千名新兵参加实弹射击考核时,他打出47环的成绩,位列第三名,他也因此被新训大队评为优秀士兵。爸妈打电话告诉他,优秀士兵喜报是镇人武部敲锣打鼓送到家中的,左邻右舍啧啧称赞,风光无比。

三个月的新训生活结束的前一天,排长传达大队通知:特战大队拟在新兵中挑选后备队员,政治思想好、军事技术精的可自愿报名。

这个机会,李增援当然不肯放过。他立即向副班长汇报思想,要求报名。副班长犹疑了片刻,说:“那里的队员多数都练过武术,或者是有体育专长的,而且训练很苦,你要想好了。”

“没问题,我一定会努力的。”李增援听出副班长语气中的意思:进入特战大队,军事基础好是必备素质,决心大不大也很关键。

李增援报名了,顺利地通过了体能、障碍、擒敌等基础科目考核,被分到一区队二班,参加更为严酷的八个月强化训练。

接下来的八个月,无疑是李增援人生中脱胎换骨的炼狱。每天早晚各一个五公里,雷打不动。每周还有两趟10公里越野。每天累计跑步20公里。

作为家常便饭的基础性训练科目——体能训练,更有独到之处。晚上熄灯前,全班战士成两排排开,做俯卧撑,每人身下铺一张报纸,什么时候报纸被汗水完全打湿,就可以自行喊“报告”,转入下一个训练科目——仰卧起坐,班长把关合格之后,方可上床睡觉。

夜间,同样没有消停的时刻。有时刚刚躺下,刺耳的紧急集合的哨声突然响起来,战友们在黑灯瞎火中匆忙摸索着各自的衣服、腰带和背包,跌跌撞撞地冲到操场上,闷声不响地跑完一个五公里。折腾一个小时,再上床时,连衣服都不想脱,倒头就睡。下一个哨声又不知会在什么时间响起。因此,纵然是在睡梦中,心中也始终是悬着一个问号,时刻保持一份警惕。

超强度的训练,李增援感到肌肉里像是注射了醋,腿里像是灌了铅,膝关节常常呈浮肿状态,整个身体都要散架了。

面对严酷的现实,大家的激情之火很快被浇灭,有的队员没能“熬到”训练结束,就提前回到了老部队。

终于有一天,李增援按捺不住颓废的情绪,找到新兵中队的排长任齐敬,说出了自己的惶惑。

“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别后悔,如果你主动退出就是逃兵,是孬种,没有人会看得起你。”末了,排长甩给他一句狠话:“就是死,你也要死在那里。想回来,门都没有。”

排长的话犹如惊雷乍响,深深地刺痛了李增援。

“当兵就当特种兵,这不正是我当初梦寐以求的夙愿吗,怎能被这点儿苦和累打倒?”此刻,李增援意识到自己正处于进退维谷的危险境地,前进后退,就在一念之间,他不停地对自己说,决不能半途而废。

就这样,怀揣苦楚的李增援,咬紧了牙关,回到了训练场,开始了新的征程。

“这小子有培养价值。”在特战大队,与排长王晓健睡上下铺,李增援有着便利条件,可以经常向排长请教射击学理知识。有时,他也会提出自己的看法与异议。在这个学习与被审查的过程中,王排长牙缝中蹦出的几个字,表明他对李增援在射击方面所表现出的天赋的肯定。

2004年11月,经历近一年的强化训练,在王排长的推荐下,李增援迈进了特战二队的门槛。分队6名手枪射手中,李增援是唯一的义务兵。

特战队伍,各种专业分得都很精细,仅枪械一项,就有长枪、短枪、国产、进口之分,各种枪械的操作使用又各有严格区分,队员训练的编组和要求也不尽相同。

担负手枪速射科目的李增援,练枪有股犟劲,2斤重的手枪,别人据枪10分钟休息一次,他偏要20分钟休息一次。因此,他的胳膊比别人粗一圈。李增援更有巧劲。不抽烟的他,兜里始终装着一只打火机,课间休息,他常将火机横向置于虎口与食指之间,快速按压火机。日久天长,虎口长出了厚茧,火机开关扭曲变了形。他说,这样可以练食指的灵活性与虎口的协调性。

阴暗条件下枪械拆装分辩功夫,是特战队员必备素质。训练中,队员的双眼会被黑布蒙住,面前是被拆散的95式自动步枪、92式手枪、81式步枪零件,以及散落的5.8毫米普通弹、92式手枪弹、7.62毫米步枪弹等。在这些七零八落的部件堆里,把枪组装好,子弹分类好,供弹上膛。揭开眼罩后,还要对100米远的目标进行射击。

练习射击的人都知道,优秀的射手基本上是靠子弹“喂”出来的,而作为新兴的速射科目,人们也许并不了解,它对人体体能的耗费会有多大。李增援也没有系统的测算过,他只知道,自己每天的训练时间都保持在14个小时,奔跑的距离约30余公里,更换弹匣达2000余次,消耗子弹500余发。常常是一天训练下来,腿胀得迈不开步子;耳朵里嗡嗡作响,一片盲音;胳膊酸得端不住碗,即使拿起了筷子,也像是农夫筛糠,瑟瑟发抖。

在经历一年的基础训练,两年的应用训练,圆满完成精度射击、战术走位、过窗、破门等科目后,李增援和队友们还要经历“4个七”模式训练:7米距离,7秒钟时间,7发子弹,完成7个目标射击任务。

最初,对于这个目标,大家心里一点都没底,练习中经常脱靶,更让大家气馁。一次,聆听射击专家王保来教授的授课,让小李增援茅塞顿开。他买来一支激光灯,躺在床上,注视屋顶,闭眼,呈握枪手势举灯,按灯,睁眼,检查指向,修正瞄准点。如此循环往复练习两小时。半年下来,李增援感到臂膀有力量了,抬手能定位了,眼中所见,即为手指所向。生活中,只要眼前景物在脑海中定格,他就有抬手瞄准的冲动,有时仅仅是意识上的瞄准而已。

他思忖,这大概就是“人枪合一”吧,不由得暗自高兴。

在普通人眼里,枪只是一堆钢铁的机械组合,但在李增援眼里,枪有灵性,是他身体的组成部分。战友们常常苦恼于射击后坐力影响瞄准点,但李增援却喜欢这种感觉。那种火药起爆瞬间产生的强大冲击力,通过他粗壮的胳膊,传递到结实的躯体,被完全吸收,更有逆势突进的力量。

供卵/借卵生子多少钱费用

马鞍山银屑病医院哪家好

商洛治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治疗白癜风专科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