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展示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关于QE中国版QE答问

发布时间:2021-01-21 13:51:08 阅读: 来源:展示架厂家

关于QE 中国版QE答问

问:为什么“量化宽松”是市场强力兴奋剂?   答:正如它的字面含义,量化宽松(QE)是中央银行向市场注入预定数量的流动性。

日本是量化宽松的始作俑者,互联网+泡沫破裂后,日本央行用尽一切政策仍然无法阻挡衰退,2001年启动QE。美国、欧洲则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用各种常规手法仍然无法有效稳定金融市场,于是步日本后尘实施QE。它们共同的背景是,在QE实施之前,短期利率都已降到接近于零的水平了。   常规货币刺激也涉及流动性注入,但与量宽仍有很大区别。常规政策一般只影响短期流动性,且它注入流动性数量是不确定的。假如美联储要将基准利率从3%降到2%,必须公开市场上买入短期国债,向市场注入流动性,但由于市场供需不确定,最终买多少国债是很难预测的。QE则不同,央行到市场上购买资产的数量是预先公布的,是确定的。   常规降息无疑也会对资产价格形成刺激,但这需要借助于投资者信心的提升才能实现,如果市场信心不振,资产(特别是期限较长的资产)的价格不一定会上升,QE则不同,央行直接到市场上购买资产,并且购买的大多是中长期国债等资产,具有直接的刺激效果。  问:QE是否会造成央行角色的异化?QE到底有没有对经济起到作用?   答:长期以来,央行向政府透支,为财政赤字直接融资都会遭受人们的猛烈批评,更不用说央行去购买抵押支持债券(MBS)、资产证券化(ABS)甚至股票了,QE彻底打破了传统禁忌。   早期的财政教科书对央行购买国债产生的负面影响、一级市场购买与二级市场购买之间的区别分析较多,现在看来这些分析有些已经过时了。QE的实践让人们看到,央行公开市场操作的购债行为与QE、一级市场买入与二级市场买入之间,都没有太大的本质区别,事实上它们都是货币发行。   不同的是,在传统框架下,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之间的界限还算清晰,QE则让两者之间的区别完全模糊了。同时,QE还使央行独立性倒退。经过一次大危机,各国央行纷纷实行QE,它们确实已经变得让人不认识了。   客观地讲,QE对稳定金融市场,托住实体经济,是起了一定作用的,QE最大的问题是道德风险。金融危机的终极根源是实体经济的失衡,如果有QE可以寄托,那么包括政府、个人、企业在内的各经济主体都会失去自我约束,对债务越来越上瘾,失衡无法得到及时纠正。  问:QE本质是货币发行,天量货币一般会造成严重通货膨胀,但目前看通胀似乎没有发生,这是什么原因?   答:不论是在常规货币政策下降低利率,还是QE,都会扩大央行的资产负债表,都是增加基础货币的行为,从这个角度看,两者没有本质区别。   但是,在信用货币制度下,货币发行与物价之间并不存在简单的一一对应关系。货币数量论认为,基础货币、货币供应量、物价三者之间关系是稳定的,基础货币扩张必然引起物价上涨,历史上可能存在这么一个阶段,但今天的情况已不再如此。2008年雷曼危机前,美国的基础货币是0.8万亿美元,今天则高达4.4万亿美元,增长了4倍多,但同期狭义货币量(M1)和广义货币量(M2)增幅仅为1.2倍和50%,同期消费物价(CPI)增幅则微乎其微。   QE向市场注入的基础货币大多停留在金融市场,并没有转化成货币供应量,没影响到CPI,但这些流动性推升了资产价格。理论上,如果央行在物价恢复正常时及时地收回基础货币,就不会对经济造成太大的危害,但这一过程充满风险。  问:既然QE没有造成通胀,那为什么还有人激烈地反对QE?   答:我想,至少有两大理由。  金本位信徒质疑央行存在的合法性。美国有一个国会议员叫罗恩·保罗,写了一本书就叫《终结美联储》,详细论证了央行发行货币是对人们财富的盗窃。如果央行的货币扩张没有造成CPI上升,这种批评还成立吗?   要理解这个问题,必须了解CPI与资产价格的关系,这两者既不同又有关联。QE等货币发行推高资产价格,资产价格最终会影响到CPI,但这种影响存在滞后,并且CPI的波动没有资产价格波动那么大。即使央行最终精准地将CPI控制在合理范围并结束QE,但此时资产价格已产生了很大的升幅。由于人们持有金融资产的数量差异巨大,QE的直接结果之一是贫富差距扩大,它让资产持有者更富有、金融业利润更丰厚,而那些持有银行存款的人未能享受资产升值利益,反而会因利率下降而遭受损失。   第二,就是前面所说的道德风险。传统的货币政策也存在道德风险问题,QE无疑使这个问题更加严重了。  问:为什么说中国版QE是夸大其辞、不专业的说法?   答:“QE”、“1万亿”的字眼是很刺激人神经的,但预期有一个中国版QE其实是误读。   首先,中国不具备推出QE的环境,因为短期利率远高于零的水平,通过降准等常规方式注入流动性的空间很大。其次,直接购买地方债在法律上行不通。第三,通过将地方债纳入抵押品范围而定向注入流动性,这种做法本质上常规货币政策的结构化操作,与QE的概念差异很大。英国央行和欧洲央行曾经使用过融资换贷款计划(FLS)、定向长期再融资操作(TLTRO)等方式进行定向注入流动性,中国央行也推出过抵押补充贷款(PSL),但这些都不是QE,从结果来看,这类操作的效果取决于金融机构的态度,与QE的确定性相差甚远。   当然,正如前面所说,不论形式如何,反正都是注入流动性,没必要在用词上过于较真。对于投资者来说,应该关注市场流动性状况及央行调节流动性的力度,媒体也不应该动辄使用QE一词,以免产生误导。   当前市场确实存在适当增加流动性的必要,但是,地方债置换困难不是单纯的流动性问题,用QE或类似做法解决是不负责任的。银行之所以不愿意将贷款、平台债置换成地方债,是因为通过其他形式持有政府性债务的收益率明显高于债券。既然贷款、信托、平台债仍然有隐性担保,风险与政府债券相当,收益却要更高,债券销售困难是自然而然的。所以,要让银行对政府债券产生兴趣,根本办法是撤除其他投资品的隐性担保,让风险定价机制发挥出作用,让地方债产生吸引力。   但体制改革涉及问题多,远水难救近火,因此最终不排除央行通过结构性政策为地方债顺利置换扫障的可能。这种开小灶、给地方债定向优惠理由何在,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毕竟,支持三农、中小微企业和“棚改”人们可以接受,要把新增流动性定向引向地方债,道理又何在呢?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