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展示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恐怖乐园之赶尸匠

发布时间:2019-04-16 01:57:06 阅读: 来源:展示架厂家

现在的世界上还有很多的事情我们并不知道,而且有很多的事件我们不知道真想,他到底是人为的,还是如它们所说的与“鬼”有关!

相比世界上的灵异事件,大山里更是容易出现这种事情的地方,因为大山里人的封闭和落后很多不理解的事情都会和鬼神挂钩,所以也使大山笼罩上了一层恐怖的色彩。

如果要说湘西的大山里面什么最恐怖,不是落洞女,不是害人于无形的蛊术,而是那臭名昭彰的赶尸术。

相信所有人对赶尸术甚至是赶尸匠多少都有一些了解,但是你们真的了解他们么?或者可以说你们真的见过么?

在古代湘西的边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一个职业兴起,也就是赶尸匠,但凡在外远行的游子,或者达官贵人,活着客死他乡的人,他们都会有回想入葬的祈望,但是早已死亡的他们却没有任何的办法,只能任由赶尸匠带着自己的尸体回到家乡。

说起赶尸匠你们可能觉得没什么,觉得和殡仪馆的员工工作差不多,但是我在这里告诉你们,我老家就是湘西的,但是后来因为种种原因被迫搬了出来,在我小的时候更是遇到过赶尸匠,恐怖不是你们所能想象的。

我老家在湘西的丰台县,当时的我才十二三岁,当时的我们正是好玩的年纪,什么掏鸟窝,下水摸鱼这些我们都没有做过。

大山里面除了一眼望不到头的森林就是一望无际的土地,平常别说玩了,能有个人陪着你聊聊天就不错了。

在我的老家的村子里一共有十户人家,姓什么的都有,其中有一个叫刘友方的男生和我玩的最好,我们平常都会坐在刘友方的家里聊天,由于是一个村子里的他的父母也认识我,所以平常有事没事我都会住在他的家里。

那天我们正在他的外面的柳树下面看着蚂蚁搬家,突然刘友方的母亲从远处跑过来告诉我们千万不要跑远了,有赶尸匠要过来了。

当时的我们并不知道赶尸匠是什么,刘友方母亲的话也是左耳朵进右耳多出,就这样在树下看着蚂蚁搬家直到中午吃饭我才回到了自己的家中,由于下午要帮着父母农作所以我一下午都呆在自己家里的田地里直到傍晚的时候才跟着母亲回到了家里。

草草吃了晚饭的我就躺在床上发困,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刘友方的声音从外面响起,我走出门后看着刘友方问道。

“干什么?大半夜的你不睡觉啊!”我从屋子里走出来的时候顺便看了眼挂在墙壁上的时钟,仔细一看之下发现已经快八点了,走出门后看到刘友方这个时候过来便说道。

“走啊,带你去个好地方!”刘友方跟着我走到了屋子里压低了声音说道。

“什么好地方?”我听到刘友方这样说便下意识的问道,因为我们这里平常没有什么可以玩耍的地方。

“死尸店!”刘友方一字一字的从嘴里蹦了出来!

“去哪里干什么?”我听到刘友方这样说跑到了门口将屋子的门给关上以后才转过身子看着他问道,因为死尸店我们也去过,那里只不过是一些赶夜路的人住的免费旅店,曾经我们在山里收果实的时候下大雨也在哪里呆过,并没有什么好玩的。

“今天晚上里面有尸哦,那些尸很听话的,你让他们去哪他们就去哪,你要不要去试试?”刘友方睁着双眼看着我,眼中满是向往的神色,估计在他的心里赶尸匠比较厉害吧。

“这个……”我听到刘友方这样说有些由于了,现在都这个点了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给女人说。

“胆小鬼,你不去就算了,我自己去,就这一次机会,下次就再也碰不到了!”刘友方说着就走出了屋子离开了我家,我站在屋子里思考了半天便借口去刘友方家里睡觉就小跑着离开了家里,朝着远处的刘友方追去。

“你等等我啊,跑那么快干什么!”我跑到了刘友方的身边就气喘吁吁起来。

刘友方没有说话,我跟着刘友方猫着腰在林子里穿梭着,很快就来到了村子外不远处的死尸店,平常这里都是没有人的,但是今天晚上这里面竟然点燃了一根蜡烛。

“毛毛,跟着我别出声!”刘友方小声的在后面喊着我的小名,并吩咐不让我出声。

“好!”我答应了一声,可是突然刘友方传过来身子朝我恶狠狠的说让我安静,我觉得非常的窘迫,没办法之下只能听他的一声不吭的跟着他。

记得我跟着刘友方来到了死尸房里,屋子里站满了人,可是奇怪的是那些人的头上都贴着一张张的黄符纸,在那些人的旁边还躺着一个男人,不过此时男人胳膊上面绑着白色的绷带,想来可能是受伤了吧!

我跟着刘友方悄声的来到了屋子里,走到屋子里我便好奇的走到那些站着的尸体旁看了起来,那些尸体显然死了很久了,浑身上下都凉飕飕的,站在屋子里的我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

“毛毛,过来我发现了东西!”刘友方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声音非常的小,小刀我只能勉强的听清楚。

我跑到了刘友方的身边问道怎么了,刘友方告诉我他发现了可以控制这些尸体的办法,只要把尸体上的黄符纸摘下来他们就可以听我们的命令四处移动,再把黄符纸贴上去他们就不会动了!

“你试试!”刘友方说着就让开一个位置让我走了进去。

我走进去后有些害怕,朝着黄符纸伸去的。在黄符纸被我摘下来的那一刻我本以后可以控制那具尸体了,可是还不等我发号施令却突然发现那具尸体眼神怨恨的看着我,我害怕的朝着后面退了几步。

“呜!”那具尸体的嘴中不知道嘟囔的什么,随后便见到他突然跳到了我的身边,一双手更是紧紧的抓着我的肩膀,锋利的指甲狠狠的刺入了我的肩膀里。

“啊!”我忍不住身上的疼痛大声的叫了起来,想要伸手将黄符纸贴在他的头上,可是胳膊此时被尸体的指甲穿透根本使不上力气!

“树高千丈,落叶归其根。人死千里地,游魂往家返……静!”就在我绝望的时候突然听到屋子里躺着的那个男人突然跳了起来,口中念着咒语将手中的黄符纸贴在了那具尸体的头上。

看到尸体不再动后我就大声惨叫着离开这死尸房,一路不停歇的和刘有方跑到了村子里,站在村口的我忍着身上的疼痛不知道该怎么办。

还是刘有方脑子转得快,他告诉我回去就说胳膊上面摔倒造成的,千万不要说去了死尸房。此时的我心中里害怕极了,对刘有方说的话唯诺是从。

回到家里的我看到坐在客厅的母亲就解释了一番,母亲只是批评了我一下就让我回屋子里去了。

后来这件事情就被我埋在了心里,不过直到现在我胳膊上面的那一排排被指甲穿透的伤口一直没有长住,仿佛空洞一般长在我的身上……

工衣订制

工作服定做流程

文化衫订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