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展示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刘立荣的新戏路【资讯】

发布时间:2019-10-09 20:54:30 阅读: 来源:展示架厂家

每部戏中都需要能镇得住场子的演员!他们可能不是舞台上最大牌的明星,却是身经百战修炼而成的老戏骨,有强大的气场,从容淡定,不卑不亢。

刘立荣就是这样一个角儿。

从2002年年届30岁时创建金立,一路走来,刘立荣在国产手机舞台上没有扮演过“风云人物”,却带领金立和4.8万家代理商幸运地在这个“各领风骚三五年”的舞台上“活”了下来,并炼就了为外人无法复制的绝活儿。

微博试唱

老手机人刘立荣现在有一个微博潜水账号,但在这个“潜伏”账号上,他只看戏,不唱戏。

他关注了手机行业和移动互联网行业的微博红人,其中不乏竞争对手或者潜在合作伙伴,像雷军、余承东、周鸿祎、李开复。最近,他关注到雷军和周鸿祎之间的“小三大战”,但像以往一样,他不在微博上发表任何评论。

熟悉刘立荣的人说他性格沉稳——不说不靠谱的话,不干不靠谱的事。新浪请他开设认证微博,他婉拒了。“估计我不能像余承东那样坚持下来,坚持不下来就会很麻烦”。而且,他也不大认可一些微博红人的风格——什么都是自己的好,别人的不好,放大自己优点,还要放大别人的缺点。

他的低调作风,也影响到了他的公司。最近,网上有个对不同国产手机企业员工微博风格的有趣点评,说到金立,称其员工“微博不说话”。但刘立荣听后立刻回应:“我们要改变。金立是传统手机公司代表,但新时代来了,尤其是年轻人关注移动互联网,他们是新的目标人群,我们要与时俱进,做出改变。”

现在刘立荣也要借助数字营销这个新道具。他想到一个折中的办法,找来负责营销的执行副总裁张高贤商量,要把金立执行副总裁卢伟冰包装为这出戏的主角——公司微博发言人。他说:“伟冰是最佳人选,负责金立新业务,像海外市场、运营商市场。一些新的模式、新的渠道都是他在推动。”

不过,相较于微博上雷军和余承东因为各自风格被冠以“雷大胆”和“余大嘴”的称号,刘立荣希望卢伟冰能扮演好务实角色。

对于现在与他同场竞技的雷军,“一人在微博上忽悠就替代千军万马的传统渠道”,刘立荣给于客观评价:“这确实是符合时代潮流、低成本、精准、更容易到达用户的一种宣传手段。”他觉得金立也要改变戏路和风格,去主动接近移动互联网的消费群体。

实际上,在传统开放市场很强势的金立,很快就要在网上开卖手机了,现在,公司上下正为这出戏的上演做最后准备。而从去年开始,金立也在摸索一条能够结合自身渠道资源的运营商打法,目前基本有了定论。

与运营商搭戏

移动互联的大幕徐徐拉开,智能机舞台转换速度之快,出乎台上所有人的意料,那些还没来得及转身的角儿该怎么办?但刘立荣说,在这台戏中他们不是转身,而是增加行头——运营商行头也好,电商行头也罢。

在这个新舞台上,运营商成为强势主导,互联网企业扮演了革命者,而金立这类旧舞台的主角遇到了困难——高额的广告费用、价格蹿升的地面渠道、没有搭上运营商和互联网这班车,总之一切都不“入流”。

实际上,在过去10多年,手机大舞台已经历经几次巨大的变迁,而每次变迁中被迫离场的,往往是原先立于舞台中央那些光鲜亮丽的主角。现在,这波移动互联风潮冲击的,恰恰是金立、OPPO和步步高这些企业。他们身上既没有华为厚重的运营商底蕴,也没有小米轻快的互联网功力,因此不再受追捧。

与刘立荣合作多年的供应商说,虽然刘在传统舞台上有深厚的沉积,但在这台新戏中,对手、道具、冲突都变了——如何顺应互联网大潮、搞定运营商、解决渠道之困,让他着实为刘捏了一把汗。

不过,刘立荣依然平静。坐在深圳时代科技(000611,股吧)大厦21层宽大的办公室中,面对记者,他像戏中那个能压得住场子的“老戏骨”,从容大气,不卑不亢。

在过去半年,金立与运营商尝试着搭了些戏,有收获,也有挫败,公司内外有争议,也有调和。不过,刘立荣更愿意耐心地让记者了解,他对运营商角色独到的理解以及他要怎么去演这出戏。说到兴奋处,他走到电脑前,打开一份与某运营商签订的合作框架协议。

“运营商补贴的目的是什么?是抢客户。现在智能机时代,每抢到一个客户就意味着一定的消费前景。但往下走,三大运营商一定会在某个时候形成一种稳定的格局,到那时你再想把别人的客户抢过来,代价会非常高,因此,大家就不再怎么抢了——我的看法是,再过两三年,运营商的补贴就没有了。”他说。

分析了运营商“疯狂补贴”的本质,刘立荣接着诠释起被金立代理商称为“金立模式”的戏路——我们不太参与运营商的竞标,便宜的产品对运营商不是件好事,599元、499元的用户,ARPU值一定是很低的,所以一定要选择我们认为适合的一类消费群,做出新的产品,结合我们的渠道优势,帮助运营商来发展用户。

在这个戏路中,刘立荣很青睐5月中旬与中国电信启动的战略合作——到今年年底前,在金立4万多家零售店中,有9000家的电脑系统将与电信CRM(客户关系管理)对接,成为电信的金立产品合约推广商;明年,这样的零售店要达到1.6万家;同时,金立也将进入电信营业厅开展推广。

现在,金立副总卢伟冰正在与中国电信商谈合作细节。他认为,开放市场的一些核心零售店未来肯定将是运营商合约计划的重要渠道之一。金立黑龙江省代、哈尔滨金楷总经理成会民就是最早与运营商搭戏的人之一。

“运营商可以不给我那么好的政策,但我能以合理的利润把手机卖出去。”成会民说,“这种模式我们的销售速度会慢一点,不像其他企业可以图一时之快,但我一个月在黑龙江卖2000部手机可能相当于别人卖5万部的利润。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在这个舞台上,最后不是比谁卖得多,而是比谁能活下来。”他说。

不过,与运营商搭戏,厂家要与运营商层层对接,这是个庞大的工程。现在,刘立荣给出了对策——依靠金立原有代理商来建新体系。“比如,金立四川代理商有2000人,我拿20人去做这件事,招5个熟悉运营商业务的带队伍,可以服务到每个地级市和县级市。”刘立荣说,“这比重新建立一套体系要容易。”他认为,这种模式,别人也不太容易复制。

当然,在同一个代理体系中既做开放市场又做运营商,面临利益的平衡。成会民承认,总体上,传统开放市场的纯利比运营商合约计划要高出一两个百分点。

不过他也道出了平衡术:“我们重视利润高的业务,但利润低的也不能放弃——运营商对开放市场是个冲击,这种势要借,不能置之不理。在运营商业务上,我们要更多地利用运营商的营业厅,通过它的政企融合业务,做些大单。”

虽然在反复试错、探讨的过程中,现在金立绝大多数代理商认可这种思路,但刘立荣也面临挑战:首先是产品要跟上运营商的大势——既有迎合运营商口味的明星产品,又有介于运营商和金立两者意愿的中间产品,还有引领消费者体验的潮流产品,现在这样的产品组合还没有建立起来;其次是要得到运营商的完全认可还需要时间,这就需要“熬”。

“要熬至少一年半到两年才能出头吧,到那时,我们可能进入一种‘没竞争’的状态。”成会民说。

手机运营商大数据

seo网站优化软件

艺术品信托

平安信托有限责任公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