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展示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货币政策的尖峰时刻

发布时间:2020-07-13 19:43:22 阅读: 来源:展示架厂家

从SLF(常备借贷便利)到重新定义首套房,近来央行的各种举动,令市场深思:中国经济又到了需要以“保增长”为主的转折点?央行的货币政策基调开始从“稳中偏紧”转向“稳中偏松”?

今年以来,央行在货币政策方面的“定向操作”4个字越来越频繁地进入人们的视线。从定向降低存款准备金率到定向存贷比要求,接着又是定向的SLF,市场不禁猜测后续央行又会使用怎样的货币工具?是否有可能从数量型工具最终动用价格型工具?

“现在中国货币政策的重点,一方面是保障充裕的流动性,不让市场出现流动性紧缺引起的风险。”瑞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汪涛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另一方面就是把资金成本降下来,而降低成本最直接最有效的方式就是降息。虽然,当前名义利率有所降低,但是因为通胀在下行,而且很多工业面临通缩压力,实际利率是高企的,这一点使得降息是有必要的。”

流动性到底缺不缺

一方面是5000亿元的流动性注入,一方面是30亿元的回购,央行这种一松一紧的做法正凸显当前央行在货币政策方面复杂、纠结的心态

9月23日,央行在公开市场上进行了14天期180亿元人民币的正回购操作,中标利率为3.5%,单日实现资金净回笼30亿元人民币。而就在5天前,央行向工、农、中、建、交五大国有商业银行提供总量为5000亿元人民币的SLF。

显然,相对于5000亿元的流动性而言,30亿元的回购力度可谓是微不足道。然而,所有的市场人士都懂得,看到央行的举动从来不是仅看数字那么简单的事,而是需要从点滴分析其意图。

在释放5000亿元的流动性之后,显然央行正回购操作的对冲意图是明显的。然而,另一个问题是:为何仅仅只是如此小规模的30亿元?不少市场分析人士都表示,这种一松一紧的做法正凸显当前央行在货币政策方面复杂、纠结的心态。

而其实,在搞清楚央行究竟是想放松货币政策还是收紧之前,我们需要来看看市场究竟缺不缺流动性?

央行日前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8月份银行新增人民币贷款7025亿元,截至8月底M2(广义货币)同比增幅为12.8%。相较于7月份3852亿元的新增人民币贷款规模以及13.5%的M2增幅,8月份的数据似乎显得更“正常”一些。

“考察市场流动性缺不缺是一个很难的问题,有太多不同的参考指标,因此市场的分歧也比较大。”上海财经大学现代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奚君羊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指出,“M2并不是一个很可靠的参考指标,它既包含了货币的供应量,也包含了货币的需求量,而无法体现出供需之间矛盾。”

而能体现资金供需矛盾的最直接的指标就是货币利率。“从银行间资金拆借利率来看,8月份的利率水平较7月份有所回落,这也就表明目前市场资金状况并不紧张,还是较为充裕的。”一位外资银行分析人士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除了部分时点因素扰动促使资金价格出现波动外,近两个月的Shibor7天资金价格始终保持在3.30%上下20bp范围波动,隔夜价格则维持在2.80%至3.00%之间。

不仅市场的资金价格有所下滑,央行在公开市场操作时的回购利率也开始出现下降。在9月18日的公开市场操作中,央行将14天期正回购操作的招标利率降低20个基点,至3.50%。据了解,这是自今年7月份以来,央行第二次下调14天期正回购的招标利率,并刷新了近3年半来的新低。

尽管,9月23日央行通过公开市场实现净回笼资金30亿元,但是银行间资金利率依旧出现了全面下跌的行情。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Shibor)显示,所有品种利率全线回落。其中,隔夜Shibor下跌8.10个基点,至2.7160%;7天期Shibor下跌8.70个基点,至3.1110%;14天期回落14.90个基点,至3.2890%;1个月期Shibor则下跌17.90个基点,至4.0980%。

9月12日,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对8月份M2数据变动的解读主要归结为:企业债券融资活跃度上升和表外融资继续低迷。当月非金融企业境内债券和股票合计融资2164亿元,分别比上月和去年同期多397亿元和788亿元;其中,当月企业债券净融资1947亿元,分别比上月和去年同期多512亿元和707亿元;非金融企业境内股票融资217亿元,比上月少115亿元,比去年同期多81亿元。

“直接融资的活跃,有利于资金的合理有效配置,降低企业的杠杆率,降低企业融资成本。而表外融资的减少,有助于防范金融风险,增强金融服务于实体经济的可持续性。”盛松成表示。银行放贷增加、贷款利率下降,无疑这对企业而言是再好不过的事。

定向宽松的理由

理论上,流动性并不缺,公开市场的资金价格也在下降。但问题是,一些中小企业仍然无法得到更多贷款,这就是中国当下的流动性结构性不足

然而,市场真实的状况则要复杂得多。程颐(化名)作为一家出口餐具加工企业的负责人,当家8年,他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这几年,我们对从银行融资根本不抱任何期望。市场上总是时不时出现流动性多了或少了的消息,也时不时有资金利率升了或跌了的消息,但是这跟我们这样的中小型民营企业没有任何关系。无论是流动性宽裕还是紧张,银行不会把钱带给我们,更不可能在市场利率下滑时同样以比较低的利率贷款给我们。”

“我们公司去年的营业额近2亿元,但是因为大家日子都不好过,其中有一部分账款收不回来,所以这两年现金流一直比较困难。”程颐说,“最近公司需要一笔资金来更换一批设备,量不大,也就500万元。但是我们从一开始就没考虑从银行融资,那只是浪费时间而已。目前,我们正在跟一家网络金融平台公司合作,用这种方式来融资。”

对此,奚君羊指出,尽管目前市场整体流动性还算相对比较充裕,但是问题在于流动性结构性不足,“央企、国企融资始终没问题,但是中小微企业融资难度依旧很高。”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谭雅玲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指出:“中国经济目前是虚拟经济领域流动性过剩,而实体经济领域则是流动性严重不足,而这也是央行在调整货币政策方面让外界看来显得"纠结"的原因所在。”

因此,“定向宽松”成了今年央行最惯常使用的手段。8月8日,央行对部分分支行增加再贴现额度120亿元,要求全部用于支持金融机构扩大“三农”、小微企业信贷投放,同时采取有效措施,进一步完善再贴现管理,引导金融机构扩大对“三农”、小微企业信贷投放,促进降低社会融资成本。引导金融机构降低贴现利率。金融机构办理再贴现票据的贴现利率应低于该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贴现加权平均利率,促进降低社会融资成本。

在今年上半年,央行就已经实施过两次类似的定向降准的举措。有针对性地加强对“三农”和小微企业的支持,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除此之外,银监会在年内调整了银行的存贷比计算口径,新的统计口径相当于变相地降低了银行的存贷比。市场预计,此举相对于向商业银行释放了8000亿元的流动性。

进入下半年之后,央行定向放松的力度有了进一步加大的趋势。7月,国家开发银行从央行获得3年期1万亿元的抵押补充贷款(PSL),国开行可以通过PSL从央行获得定向的低成本融资,投向周期长、政策性强的棚改、保障房等领域。其实,在4、5月份,就有市场传言称,央行近期给国开行发放了3000亿元再贷款,或用于推进棚户改造。

9月18日,央行向工、农、中、建、交五大国有商业银行提供总量为5000亿元人民币的SLF。经测算,此前5000亿元的SLF向市场注入的流动性规模相当于全面降准0.5个百分点,释放的流动性总量较大。谭雅玲认为,当前货币政策的调整是有结构和方向的,由于五大国有商业银行的国家政策导向性和可控性,5000亿元SLF通过它们进行投向调节,向实体经济释放活力。

对于央行不走“寻常”路,而频频使用定向操作方式,奚君羊表示有两大主要原因:“一是自从中国推出4万亿计划之后,近几年来后遗症不断出现,因此目前中央层面对采取全面宽松举措比较谨慎。为了避免出现市场对"央行的货币政策出现宏观偏松"这样的误解,央行不太可能采取全面降准举措。二是当前中国经济的问题是结构性的问题,一刀切的货币政策的宏观放松无法针对性地解决问题。”

显然,央行想要更有针对性地解决问题,但是现实的效果则很难预测。“至少从目前的市场情况来看,央行想要达到促进银行对"三农"领域以及小微企业的信贷效果并不明显。中小型民营企业从银行得到融资依旧相当困难。”上述外资银行分析人士指出,“一方面,尽管市场资金利率出现了下降,但是这并不意味着银行的贷款利率下降,银行对中心企业的贷款利率始终处于高企的状态。另一方面,今年国内各大银行均面临着坏账率上升的情况,这势必会令银行更加惜贷。”

一位某一国有商业银行的一线信贷员就对《国际金融报》记者坦言:“不要说小微企业,我们银行已经开始对中型企业停贷,上面领导下达的指导思想就是,现在的主要任务是催缴企业的欠款,能收回来的就尽快收回来。贷款方面,只有个别一些国家政策指定支持,且有其他大型企业最好是有国企做担保的中小型企业,才有可能贷到款。”

中国建设银行(601939,股吧)董事长王洪章日前一句“目前建行没有补充流动性的需求”的话,多少吐露了银行业者真实的心态。

太原订做工作服

兖州工作服设计

宁德职业装制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