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展示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小鱼儿在恶人谷的美好生活作者不详

发布时间:2021-01-20 05:18:21 阅读: 来源:展示架厂家

话说江小鱼在恶人谷渐渐长大,不知不觉过了十几年。小鱼儿已出落得丰神俊逸,一表人材。虽然只有十六岁,走在街上却似玉树临风,时常引得淑女艳姬暗中喝采,大抛媚眼不止,就连「迷死人不赔命」的萧咪咪,也常常向他频送秋波。

一天夜晚,小鱼儿练完功,正想就寝,萧咪咪兴冲冲跑进他的卧室,笑嘻嘻欲言又止,弄得小鱼儿莫名其妙。

「萧姑姑,干什么那么高兴?」

萧咪咪眯着水汪汪的媚眼,神秘地问道:「小鱼儿,你要不要看戏?来,到我的房里去!」她不容分说,拉着小鱼儿的手就向外走。

萧咪咪的卧室是在东院的一个小房间,靠后墙摆放着一张单人床和一个小衣橱,窗边有个梳妆台,房内非常洁净雅致,隔壁是「不男不女」屠娇娇的房间,中间用木板隔开。那屠娇娇虽已三十几岁,但长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一飘一转的能够勾人魂魄,樱唇再生着一粒美人痣,一身细皮白肉走路时乱抖,看到男人眼花撩乱。虽说这两年胖了点,可那肉乳臀浪却更加地肥美诱人。

萧咪咪蹑手蹑\脚走到门口,回头向小鱼儿使个眼色,叫他不要作声。她悄悄拉小鱼儿进了房间,轻轻爬上床铺,面贴木壁向后间里张望,原来壁上挖了两个小洞,可以从洞内看到屠娇娇卧室的一切。

「小鱼儿,你站着从上面的小洞向里看。」萧咪咪在小鱼儿耳边轻声说,然后,她跪爬在床上,用下面的小洞看,而小鱼儿正好站在她的身后。

两人头抵着小洞一看,哟!屠娇娇此时晚妆初解,穿着一袭轻薄的罗衣,把一身肥嫩的白肉裹得凹凸分明,将成熟女人的玉体显露出来。在她床上却躺着一个小鱼儿早已熟悉得不得了的中年胖男子,正是「笑里藏刀」哈哈儿,他赤条条地躺在床上,胯下一根四寸多长的阳具正硬得高翘着,虽然比起小鱼儿的七寸长大鸡巴稍微小了点,可是乍看之下还差强人意。只见他两眼色迷迷地正盯着屠娇娇惹火的胴体,直看得屠娇娇心满意足,似找到一个懂得欣赏她肉体的男人般,淫荡地娇笑着。

「死鬼,还不快帮我脱掉内衣!」屠娇娇走近床边,转身脱去罗衫,只剩下一条束胸,将两只肥大的肉乳压得呼之欲出,她背对哈哈儿,款扭纤腰,撒娇地说道。

哈哈儿忙笑嘻嘻地伸手,找到束胸下端的系带,向后一拉,那要命的束胸就被拉了下来。然后,屠娇娇又转身面对着床上的哈哈儿,两只又肥又大饱满的乳房正左右乱晃,一对圆翘翘色泽微黑的大奶头耸立起来,看得哈哈儿忙伸手,满满的大手一握,居然还握不住。

「哇!你这对肉乳,真肥美得惊人!」哈哈儿不禁叫喊出声。

屠娇娇忙小手一伸掩住他的嘴,白了他一眼:「死鬼!你小声点,别让隔壁的萧咪咪听见了。」

哈哈儿一听后,便点点头,色淫淫地上下其手,在屠娇娇的大乳房上一阵揉搓。屠娇娇倒是非常沈着,她慢慢褪去下裤,露出迷人的下体。

小鱼儿从没想到屠姑姑还有一身迷人的本钱,只见她雪白肥嫩的肌肤,像柔软得出水,纤细的蛇腰下,却是圆鼓鼓白胖胖的大屁股,两条白皙稍胖的大腿根上,有一大束乌黑的阴毛,阴阜高高地隆起,阴毛就在凸起的肉丘上,长得又黑又多,长遍了小腹和大腿两侧,难怪屠娇娇的性慾奇大,喜欢偷汉子。

「来!宝贝,快上床来,哥的鸡巴已忍不住了。」哈哈儿似乎耐不住屠娇娇那肉感胴体的诱惑,已在大呼小叫了。

屠娇娇淫笑地白他一眼,轻叫一声「死鬼」,然后,自己却也春心荡漾地像发了情的母狗,急忙爬上床。

一上床,屠娇娇面对着那根硬涨的肉棒,脸上春情洋溢,似有说不出的喜爱和兴奋。她玉手伸出,盈盈握住那根大阳具,便来个狠劲的套动,弄得哈哈儿神经一紧,似舒服又痛苦地叫声:「宝贝!快别套了,时间不多,你就快些让大爷舒服。」

屠娇娇又套动了一会儿,才放开那根阳具,起身娇笑道:「我就喜欢男人的鸡巴,越粗越大越好。」说完之后,屠娇娇就扭动像水蛇般的纤腰,爬到哈哈儿的身上。她将两条大腿分开,跨坐在他的小腹上,大屁股往后高高翘起,右手扶着阳具,将龟头对准穴口,用力往下一坐,只见鸡巴「滋」一声就被阴户吞了进去。接着,屠娇娇嘴里便浪叫出声,媚眼如丝,骚媚浪荡地臀部猛摇,一下接一下,套得又快又猛,那根鸡巴便被小穴干得进进出出。

「啊……死鬼……你也顶嘛……唔……小穴好美……用力顶……再用力……

对……舒服死了……喔……啊……」

屠娇娇这个淫妇,是小穴缺少男人干,只见她淫浪地屁股忽左忽右,上下狂套,浑身浪肉被震得颤动,那两只肥大的肉乳正狂抖着。

「死鬼……用力顶……加油……唔……小淫妇……美死了……喔……快……

好……好舒服……哼……啊……」

受到屠娇娇浪荡的套动,身底下哈哈儿亦舒服地闭目,牙齿紧咬,两手在屠娇娇的肥胖大腿不停抓捏,似痛快无比。

他们两人此时杀得难分难解,香艳的激情令人心跳。这场活春宫演得是火辣激烈,小鱼儿看得神魂飘荡,一双手不老实地伸出来,在面前的萧咪咪身上开始抚摸。

萧咪咪身上仅穿着粉红色的小衣裤,三脱两褪,便让小鱼儿握到那对不大不小、手里恰握得饱满满的乳房,又软又挺,富有迷人的弹性,小鱼儿一握住便轻轻地揉弄着,手指并且在她的小奶头上挑逗不已。

萧咪咪的确是善解人意,知道小鱼儿已慾火高涨,一只小手在他的下体探了一下,发现那根大鸡巴早已硬涨地翘起,实在需要女人的抚慰,「小鱼儿,你的鸡巴好硬,要不要姑姑给你舒服?」萧咪咪跪在床上,?着粉脸笑嘻嘻地问他。

小鱼儿一听,忙点点头,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萧咪咪见他急色地头猛点,便娇笑着玉手忙迅速脱下他的裤子。裤子脱下,小鱼儿胯下那根早已闷得发慌的大鸡巴就脱颖而出,只见那大鸡巴已硬得又粗又壮,龟头涨红发亮,正抖动不停。

「哇!」萧咪咪娇呼一声,一双美眸斜勾小鱼儿一眼,似淫荡的妩媚,瞧得小鱼儿心里有股热气,直冲丹田,大鸡巴又暴抖几下。

萧咪咪伸手握住大鸡巴,粉脸通红,腮颊微晕,小嘴一张,就直向小鱼儿的大鸡巴靠近。

她的一张小嘴特别细嫩,樱唇在小鱼儿龟头顶端的棱沟上,滑绕几圈后,将龟头整个含入香唇里,塞得她两颊鼓凸凸的;那个轻巧的香舌,灵活地在龟头肉上绕着,在马眼上勾着,小嘴不停地吸吮龟头,两只小手却顺握住鸡巴猛套着。

如此的挑逗,使小鱼儿的鸡巴比插在阴户里更爽快,一股全身酥麻的感觉流过血管,沁入骨子里,有种飘飘欲仙的快感。

就这样,萧咪咪跪着含弄小鱼儿的鸡巴,而小鱼儿的眼睛再通过小孔欣赏那场如火如炽的活春宫。此时,屠娇娇已躺卧床沿上,哈哈儿站立在床边,两手提握着她一对白胖胖的大腿,鸡巴插在屠娇娇的阴户里,屁股急急地前挺后抽。那根阳具在肥大的阴唇缝中狂插猛挺,淫水泉涌般流出,沿着屁股沟淌下,泛滥成灾地滴在地上,湿了一大片。

而屠娇娇也正慾火亢奋,鸡巴的狠命抽送,舒服得她淫荡地两腿乱抖,大屁股不停地如水蛇般扭动,辗转呻吟不已:「啊……干……干死淫妇了……唔……

死鬼,你抽得淫……淫妇美死了……用力……对……对……好爽!爽死了……」

听到屠娇娇那荡人心魄的叫床声,看到她风骚的挨插动作,小鱼儿心中慾火难忍,恨不得自己变作那男子,上阵去插死她才心甘。

心里的冲动难以抑制,小鱼儿忙双手抱起正在含套大鸡巴的萧咪咪。萧咪咪在含大鸡巴时已动情发浪了,小鱼儿飞快地脱去她的衣裤,她知道小鱼儿已被这无边的春色,逗得慾念贲张,难以再忍耐,她温顺地配合他,使两人恢复原始的肉体。

他们一丝不挂地紧缠在一起,倒在床上翻滚着。小鱼儿吮着她的红唇,揉着她饱满结实的乳房,尖尖红艳的奶头,被捻得挺翘起来,萧咪咪浑身酥痒地,胴体如蛇般地扭动。

她吐气如兰,轻轻在小鱼儿耳边说道:「小鱼儿,别揉了!人家小穴好痒,好难过!」

这给了小鱼儿莫大的鼓励,本来就硬梆梆的阳具又跳了跳,暴涨得更粗、更壮。小鱼儿伏在她迷人的背部,她用小手抓住小鱼儿的鸡巴,移到自己的桃源洞口,小鱼儿屁股一耸,大鸡巴「滋」的一声插入了她的小穴。萧咪咪轻轻「啊」

一声,玉臂紧紧搂住小鱼儿的脖颈,纤腰猛扭狂摆,雪白嫩软的屁股,极力地向上挺动,抛臀送浪穴地迎合着小鱼儿大鸡巴的冲击,「啪!啪!」的肉击声连连回响。

小鱼儿抽插得无比销魂,沈醉在萧咪咪幽香的少妇肉体上,他屁股前后左右地抽送,两手在她光滑晶莹的肌肤上抚摸,揉着她的乳房,摸着她的大腿,抓着她的屁股,恣意的享受令他魂飘魄散,无比的舒爽。

「唔……哼……唔……喔……」一阵缓抽急插,小鱼儿打了一个寒噤,一股热烫的阳精喷射到她的子宫深处。而萧咪咪的阴精,在无声的交合中,不知已泄过多少次,她紧紧搂住小鱼儿,看小鱼儿在她怀里一抖一抖的,精液还在不停地射着。

她从枕头下拿出丝巾,轻轻擦拭小鱼儿已经软垂的鸡巴,然后擦拭她自己红红的阴缝,嘴边带着满足的娇笑。

两人闭上眼睛,不再看隔壁的春宫,相拥着甜甜入睡。

第二回薄嗔未止投怀送抱娇嗲不已颠鸾倒凤话说小鱼儿和萧咪咪不知酣睡了多长时间,屠娇娇突然出现在萧咪咪的香闺里,站在他们床边。看见两人赤裸的交颈,她不知是妒忌还是羡慕,两眼充满了慾火,呆呆站在那里。

「萧咪咪!快起来!」突然她轻呼一声,小鱼儿和萧咪咪都被惊醒过来,看到是屠娇娇正望着他们。

她披一件粉红色略带透明的薄纱,里面别无他物,由于没有肚兜拘束,所以两颗向上微翘、略带粉红的乳头,结结实实地把薄纱顶得高高的。

萧咪咪一下子有些手足无措,把头埋在被子里,小鱼儿却泰然地躺下不动。

他打趣着对屠娇娇说:「屠姑姑,你干得舒服吗?」

屠娇娇冷哼一声道:「你不好好练功,却和萧咪咪乱干,等我告诉杜老大,看你们今后怎么见人!」

「屠姑姑,一定是刚才那个人没让你过瘾,来,我给你煞煞火!」小鱼儿伸出「禄山之爪」,往她紧挺酥嫩的双峰抓去,同时一把将她突然抱住,按倒在床上。

屠娇娇半推半就,欲拒还迎,身上那条粉红色的薄纱,不知什么时侯已被小鱼儿剥掉,露出一身肥白粉嫩的荡肉来。小鱼儿望着屠娇娇的阴户,在二片突出的嫩唇中间的那条细细肉缝,泛着丝丝白色的淫液,小鱼儿两手一伸,将她的一对浑圆白嫩的大腿高高地举起并分开。当她的阴唇中间露出小穴时,小鱼儿将腰身一挺,「滋」的一声,便将蓄势已久的鸡巴送进她的小穴里,随后狂插猛抽起来。

「噢……好大……好厉害……干死小淫妇了……啊……再深点……」屠娇娇浪叫起来,随着慾火的亢奋,她阴道里的肌肉突然像泡了水的海绵似的剧烈地收缩起来。小鱼儿的火热鸡巴被夹得又酥又爽,它一抖一抖地,兴奋得不住跳动,龟头充血得厉害,像要爆开似的。

屠娇娇双手握住小鱼儿曲跪的大腿,屁股顶得很高,一身骚骨像蛇一般,缠摇不断,她的阴唇强而有力,二片紧紧地包夹着小鱼儿抽动中的鸡巴,阴道肌肉一松一紧,像装了弹簧似地,令小鱼儿享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

肥美窄小的桃源洞内,阴精一阵阵发泄,烫淋着小鱼儿的龟头,使他浑身麻酥,不知不觉屁股又用力挺送,「噗滋噗滋」的插穴声大作。

经过一阵急抽猛插,她欲仙欲死地昏迷过去,浑身一阵抖颤后,贮存已久的阴精,争先恐后地喷射出来。小鱼儿也舒服得丹田内热流上冲,一股浓精射进了她的花心深处。

自从享受到插穴的乐趣后,小鱼儿和萧咪咪就犹如神女襄王,此后时常巫山幽会,覆雨翻云,两人的技巧日渐纯熟,花样也不断翻新。

这天,小鱼儿多喝了几杯,又藉着酒意,踉踉跄跄闯进了萧咪咪的香闺。

「小鱼儿,你来干什么?」萧咪咪瓜子脸,春山眉,琼鼻如雕,樱唇似火,娇俏地问道。

「萧姑姑,」小鱼儿的舌头像是打了结:「我来陪你共渡春宵。」他忽然探手一把,像老鹰抓小鸡般,已把萧咪咪揽到了怀里,他的手臂就像两道钢箍,紧紧地把萧咪咪两条雪白的藕臂都箍住了。

萧咪咪像是已经屈服了,她面红如霞,吐气如兰,宛似一头驯顺的小绵羊:「小鱼儿,你轻一点啊!」

「我知道……我……轻点、轻一点……」小鱼儿轻拥萧咪咪,低下头,吻着她的粉脸、耳根,最后落在樱唇上。他嘴边刚长出的胡渣来回地刺弄着萧咪咪的白嫩肌肤。

萧咪咪娇嗔地「哼」着,忽然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咯……咯……咯……你的胡渣好尖好硬,紮得人家好刺好痒哦!」

她丰满的双乳一上一下地起伏,春心抑制不住地躁动。她开始缓缓地一个一个地解自己的衣扣,小鱼儿也欠身配合她脱,好让她尽快赤身裸体,一丝不挂。

深紫小袄、内衣都松开了纽扣,小鱼儿双手一分,全部的衣服一下敞开了,啊,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对粉嫩、光滑、高耸、丰满的椒乳,猩红的乳晕,褐红的乳头,支支愣愣地来回弹跳着,彷佛在向他招手。

他激动得如醉如痴,望着她那灼灼发亮的杏眼、她那柔软湿润的红唇、她那炙热急促的娇喘、她那丰满滚烫的身躯,心花怒放,热血沸腾。

萧咪咪急切地等待着销魂时刻的来临,那双妖媚的美目秋波荡漾,含情脉脉地望着小鱼儿,彷佛在说:「傻瓜,还愣着干什么?」

他像接到了命令,猛一紮头,一只手托着玉乳,嘴巴一下叼着这只红嫩的乳头,拚命地吸吮着,另一只手在另一只肥满的玉乳上揉弄起来。

萧咪咪本能地挣紮了几下,好像撒娇的孩儿偎在母亲怀里,紧紧地贴着他,两只玉手在他的头发上,胡乱地抓弄着。

一阵强烈的刺激,震撼着她整个身心,春潮泛滥了,拍打着她的神经,撩拨着她成熟而极富性感的部位,使她下身一片潮湿。

她挥动着藕臂,两只小手颤颤巍巍地不知在摸索什么,从他的颈部向下滑,扫过他的胸部、腹部,接着又向他的双腿之间伸去,但是,太遗憾了,她的玉臂不够长,伸不到他神秘的禁区。

一阵焦躁的情绪、占有的慾望和淫荡的渴求,刺激着她把纤掌迅速伸向自己的腹部,去解那深紫色的丝绸腰带。她终于解开了自己的腰带,一下子抓住小鱼儿的右手,插入她的内裤,死死按在肉丘上,微闭杏眼,等待着渴望的一瞬。但小鱼儿并没有立即行事,而是起身跨入她的双腿之间,将紫缎内裤从腰际一抹到底。她急切地将腿退出内裤,又一蹬腿将内裤踢到一边。

小鱼儿伏身细看,只见那光闪闪、亮晶晶的淫液,已将整个三角地带模糊一片;黑色而弯曲的阴毛,闪烁着点点露珠,高耸而凸起的肉丘上,好像下了一场春雨,温暖潮湿;两片肥大而向外翻的阴唇,鲜嫩透亮,阴蒂饱满圆实,整个地显露在阴穴外。那粉白色的玉腿,丰腴的臀部,无一不在挑逗着他、诱惑着他,使他神魂颠倒,身不由己。

一股体味夹杂着小穴的骚腥,丝丝缕缕\地扑进了他的鼻孔。此刻,他舍不得一下子将肉棒插入,他要尝一尝这熟透的浸着糖汁的蜜桃是什么滋味。他伸出两手,按住两片穴唇,缓缓地向两侧推开,张开了阴唇,鲜红鲜红的嫩肉,里面浸透了汪汪的淫液,使他几乎流出口水。一种难以抑制的冲动,指挥着他的大脑,不顾一切地向禁区发起了攻击。

猛一低头,他的舌尖开始无情地扫荡,轻轻刮弄着萧咪咪那又凸又涨的小阴蒂,每刮一次,萧咪咪的全身便抖动一下,随着缓慢的动作,她的娇躯不停地抽搐着:「小鱼儿……别急……慢慢来……噢……」

他的舌尖开始向下移动,在她那大小阴唇的鸿沟里来回上下地舔动着,那样的稳、准、狠,仅仅十几个回合,萧咪咪已纤腰轻摆。她只觉得,小阴穴的鸿沟里彷佛发起强烈的地震,在穴洞中心翻天覆地,排山倒海,淫水一股一股地涌出骚穴,顺着大腿、肛门不停地流淌。

「小鱼儿……好痒……我……忍不住了……」萧咪咪发出撕心裂肺的叫喊。

小鱼儿微微一笑,牙一咬,将舌尖一直伸入到穴洞深处,用力使舌头挺直,在穴洞里来回地转动起来,只觉得穴壁由微微的颤动,变成了不停的蠕动,又由蠕动变成了紧张的收缩,细长的舌头被它夹得生痛。

萧咪咪扭动着肥白的屁股,穴里的淫水不住顺着他嘴边溢出来。小鱼儿?头看看萧咪咪,见她红霞满面,娇喘吁吁,知道时机业已成熟,他站起身,脱去衣裤,伸手抓住涨得红黑发紫的大肉棒,对准穴沟,上下滑动了几下,使肉棒沾满淫水,才找到洞口,全身向下一压。

「啊!」她拚命地一声嘶叫。小鱼儿停了停,让萧咪咪喘口气,然后轻轻活动一下玉茎,感觉能运转自如了,才开始缓缓地抽送,边抽插边用左手摸着萧咪咪的玉乳,用右手摸着她的脖颈,不断地亲吻她的俏面,上中下三路齐发。

萧咪咪的疼痛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酸酥和麻痒,她张开玉臂,勾住小鱼儿的屁股,开始挺动丰臀,向上迎送。

小鱼儿见萧咪咪已不觉疼痛,便猛烈地袭击起来。他的右手用力攥紧她的脖颈,胡渣在她的嫩脸上揉蹭;他的左手捏住饱涨的乳头,不停地捻动;下边的大肉棒更是精神百倍,直抽直插,速度猛增,肉体的碰击,再加上淫液的粘糊,发出了「啪!啪!啪!」的溅击声,萧咪咪不禁大叫:「哦!好美……啊……好舒服……喔……」

她的一条香舌伸出嘴外,寻找另一张嘴,两张嘴会合了,香舌也顺势伸了进去,贪婪地吸吮着,只吮得舌根生痛。她拚命用手压他的屁股,自己也用力向上迎合,让阴穴紧紧地和肉棒相结合,不让它们之间有一丝的空隙。

小鱼儿觉得萧咪咪小穴里的肌肉一阵阵收缩,只夹得龟头酥痒起来,这种酥痒,顺着精管不断地向里深入,集中在小腹下端,一种无法忍受的爽快,立刻漫延了全身,又返回肉棒。它猛劲地作最后的冲刺,终于像火山爆发一样,喷射出乳白精液,与透明的穴水,在不断收缩的幽洞里相会。

两人彼此搂抱着,静静地休息了一会儿,萧咪咪突然坐了起来。

小鱼儿莫名其妙地看着她,问道:「萧姑姑,你怎么啦?」

萧咪咪没理会,只是含情扫了他一眼,她的玉手抓住他仍然直立的玉茎,摇晃了几下,小鱼儿马上又恢复到兴奋状态,现在他明白她的目的,心中一乐,索性动也不动,闭起眼睛。

只见萧咪咪俯下身子,张开口,把阳具一口含住,轻轻舔吮起来,小巧的舌头舔着他的龟头,又舔马眼。一只手抓住玉茎,不停套弄,她的手感觉到肉棒的血管在激烈地跳动,随着血脉的涌动,牵动那肉棒不住上下点头;接着她玉手向下一滑,又将两个肉丸捏在手里,轻轻地揉弄着。

小鱼儿猛然吸口气,不由自主地伸出粗硬的手掌,顺着她的光滑的脊背向下抚摸,又沿着丰满的臀部向里伸卷,一股股粘液增加了肉与肉之间的润滑,他的手指顺势而入,轻轻扣弄着萧咪咪涨得发紫的小小阴核。

她无法忍受这种翻江倒海般的刺激,只听萧咪咪「啊」的一声,一翻身跨骑在小鱼儿头上,将下阴对着小鱼儿的嘴,两只玉手主动把热气腾腾的小穴掰开,嘴里半是命令半撒娇地说道:「小鱼儿……来……小穴痒得慌……快伸出舌头舔舔……」

小鱼儿见萧咪咪的小骚穴正对着自己的嘴巴,他贪婪地拨开两片肥厚的大阴唇,让最鲜嫩、最敏感、最刺激的红肉,暴露得愈多愈好。他天生舌头尖长,能够深入穴壁,尽情地上下左右搅动、转刮,弄得萧咪咪心慌意乱,娇喘吁吁,淫声浪调,不绝于耳。

突然,小鱼儿猛一低头,含住了萧咪咪艳如玛瑙的小阴核,狠劲地吸吮、舔磨,吸得萧咪咪全身发颤,抓耳挠腮,上下晃动,再加上那阴户又被小鱼儿的坚硬胡渣刺得一阵阵痉挛,差点把她的灵魂美上了天。萧咪咪再也忍耐不住,贪婪地抓起肉棒,塞进自己的樱桃小嘴之中,窄窄的口腔顿时如气球般鼓了起来。

她舔舔,看看;看看,再舔舔,她看到龟头前沿涨得凸凸的,好像一条粗大的蚯蚓,盘卧在肉棒的顶端,她看花了眼,看醉了心,看傻了头。萧咪咪手捧大肉棒,整根吞进吐出,拚命地吸呀,吮呀,好像肉棒插进了她的心扉,插进了她的胸膛,插进了她的小腹,插进了她的小穴,最后从后腰穿入,一股暖流经小腹向下漫延,又从肉穴里溢出……

萧咪咪急切地?起头,挪动身子,玉手握定肉柱,对准自己下身的泉眼,疯狂地把臀部向下坐去。「啪」的一声,一股淫水从小穴里飞快挤射到小鱼儿的肚皮上,那根大肉棒一下插到了底层。她咬紧牙根,紧握双拳,屈伸玉腿,俏脸像一团盛开的红杜鹃。

小鱼儿那根烧红的铁棍,如钢针一样坐插在萧咪咪的肉穴里,被穴里的肥肉紧紧咬住,而女人的阴道也被撑得凸涨涨的,一股欢快的电流,迅速传遍了萧咪咪全身,又麻、又痒、又酥、又酸……

小鱼儿顺手握住了萧咪咪的一对白生生肥乳,猛揉乳房,捏弄乳头,屁股同时配合着萧咪咪丰臀的动作,一上一下地挺进。萧咪咪被顶得媚眼翻白,娇喘吁吁,花心大开,血液沸腾。她俯下上半身,把小鱼儿搂抱得更紧,粉白的屁股拼命扭动,动作轻狂,心中火烧,阴壁随之阵阵紧缩,花心吸吮龟头,龟头顶碰花心,舒服得小鱼儿也大喊大叫起来。

小鱼儿知道她的高潮就要到了,忙急速地运动,他感到萧咪咪的阴户一开一合地咬着自己的鸡巴,一股兴奋传遍全身。忽然,萧咪咪娇躯一颤,一股火热的阴精喷射而出,小鱼儿的龟头被阴精一淋,小腹一松,丹田内一股热呼呼的精子像喷泉似的,争先恐后射进她的子宫内。

两人静静地拥抱着,享受着这泄精后的片刻美感……

问鼎封神安卓版

大公鸡七星彩官网

剑侠山河录

数码暴龙激战无限钻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