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展示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少年的欲望21作者lvmvlv

发布时间:2021-01-21 06:20:43 阅读: 来源:展示架厂家

字数:1173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21)体育室的暴虐

第二天早上起来,妈妈已经要出发了,和我打个招呼就走了。到了学校,看见张昌,他迅速凑了过来,看起来一切正常,床单的事他应该是不知道,他这心理我琢磨了半天,很难懂,他对长得像他妈妈的王纯有占有欲,但面对夏阿姨本人的时候又畏畏缩缩,处在一种面对敬畏的母亲和漂亮的女人之间的犹豫纠结,他那种有意无意的放纵,似乎是想向自己证明夏阿姨其实只是个女人,会和别的男人上床的女人,归根结底,他暂时过不了自己那一关。这也是我那天看了他电脑里的浏览记录想到的,他最近看的文章和小电影基本都是母子的,而且许多都是儿子暗中偷窥母亲,直到母亲被别人上了,儿子才敢向母亲伸手,还有的甚至就是母亲被儿子设计让其他人操了,儿子再来慢慢享受,似乎母亲被别人干了之后,身上那层作为母亲对儿子充满威慑力的光环就没有了。我倒是没这种感觉,至于龚纯,想到他那双明亮的眼睛,我就心底发寒,他可比我猛多了。

我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听张昌说事,龚纯也加入了进来,「昨天情况基本上都搞清了,那几个小混混现在跟着我们这片一个人混,叫啥来着,反正是马叔叔下面的。」张昌提到的马叔叔以前控制着我们这片,不过现在漂白了,已经是一名成功的商人加政协委员了,他和张昌的爸爸是好友,「需要的时候,随时可以让那几个小混混上。」

张昌从手机里调出一张地图,「喏,这是倪燕暂时住的地方,」我瞅了一眼,离学校不远,一片平房。

「住的这么破了?」

「就这还是借了钱的,学校里连工资都不给了,有人故意的,看上她们了呗。」张昌不屑的笑笑,「不过真有意思啊,托了你家母亲大人的福,下手最猛的那个眼下被双开了,也难怪,吃相这么不雅,头一个倒霉的就是他。」

我眨眨眼,「这还真是有趣啊。」

「不过这对母女也撑不了多久啦,我弄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消息哦,」张昌继续点击手机,一张照片,照片里姜玲玲正穿着一身制服装,而场景是KTV ,「姜玲玲去马叔叔下面一家KTV 当服务员,最正式的那种,盯上她的人可不少,不过马叔叔现在洗白了,手底下人也不给乱搞了,所以也没人敢用强,但你情我愿别人可就管不着了,大把的钱砸下去,价码是越来越高,据说这小妞有点犹豫了,还没下定决心。毕竟好日子过惯了,忽然这么惨,搁谁也受不了啊。」

「我对她兴趣不大,你明白的?」我看着张昌。

「明白,明白,倪老师也是我的念想啊,不过她女儿我也很有兴趣,」张昌嘿嘿淫笑。

「行,只要成事,随你折腾。」我点点头。

从头到尾只听不说的龚纯毫无意见,一看他脸色就知道昨晚睡得很好,「怎么?那两位昨晚没来烦你?」

龚纯摇摇头,「昨晚和莲姨睡的。」我备受打击,张昌早就承受不住这种摧残,耳不听为静,跑了。

「我已经和她们说了,以后尽量少让她们一起上门了,毕竟一起上门,在外界看来两人的明争暗斗肯定会影响到我,我告诉她们,我父母希望她们上门陪陪我,而不是上门打扰我,她们都是聪明人,知道怎么办。以后平时两人各来一天,周末一起来一次,」龚纯暧昧的冲我笑道,脸上的表情无比纯真,「双飞一周一次就够了,多了我吃不消啊。」我现在真的很想一拳把这个该死的炫耀的家伙打趴下。我不说话,低着头,黑着脸,滚回座位上装死去了。

英语课,无论是课前准备还是课上,滕老师与我之间一切正常,唯有四目相对的时候,滕老师眼波流转,我能看见的是渐渐被我开发出来的欲望,情欲、权欲。下课后,我跟在滕老师身后提着作业,一路上以前对滕老师爱理不理的老师都主动和滕老师打招呼,而滕老师也迅速地适应,甚至开始享受这种生活了。看着滕老师轻快的脚步和脸上带着自信的微笑,我扫了一眼滕老师曲线玲珑的背影,低头跟了上去。

中午放学,张昌急匆匆的跑了,龚纯慢悠悠的走了。我背着书包独自回家,有些事情需要最后确认一下,已经准备一个星期了,我发现自己的外在和内心的差异越来越大,越来越扭曲,心中时常会涌起暴虐贪婪的欲望,那我就发泄一下吧,不过在这之前,我会做好一切准备工作的。

等到一切准备完,我下楼吃了个饭,然后慢悠悠的向学校走,「嗯,前面那个不是张昌吗?这是他回家的路,他中午没去王纯那,而是回家了?」我有些疑惑,前面的张昌很快就没影了。今天还有事,我按下心中的疑惑,张昌的心思我能猜到几分,现在就看事情如何发展了。来到学校,张昌已经趴在桌子上了,神色有点兴奋,又有点失落,似乎什么事情发生了,但没能完全达到他的预想。这小子憋不住事,他现在处于一种极为犹豫彷徨的状态,这种事更是没人能说,而且他几次有意无意的想借我的手达成他的目的,只怕他等会就要来找我了。

体育课前,我和张昌蹲在操场边一处无人的草坪上,张昌低头玩着一根草,「你说得对,我妈也是女人啊。」我侧头看着他,他发现什么了吗?张昌继续低头说道,「我妈昨晚又自慰了。」嗯?这是怎么回事?昨晚?又?

「早上我就发现妈妈有点异常,她一到周一上班,人就有点焦虑急躁,情绪不好,可今早她却心情很平和,而且我发现她的房门被她悄悄反锁了。」张昌看了我一眼,我专注地聆听。

「早上没时间,我中午回家打开房门,我偷藏了钥匙,」我依旧平静非常,张昌继续叙述,「里面看起来一切正常,可我见到过这一幕,果然,我在一个角落找到了一张床单,和床上的一样,上面是妈妈的液体和味道。这是我妈的习惯了,她会晚上回来一并清洗掉。」原来如此,夏阿姨迟了一天清洗床单,而以前见过类似一幕的张昌先入为主,以为夏阿姨又自慰,不过也没错,是自慰,只是时间不对。

「要不是上面只有我妈的痕迹,我还以为是你的杰作呢。」张昌忽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这话让我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只好尴尬的笑笑,低头不语。张昌可能也发现自己讲话不经脑子了,岔开了话题,上课铃响起,两人一起去上课,张昌说了最后一句话,「这个周末继续给我打掩护啊。」

「好,」我点头答应。

刚刚与张昌的交谈,让我内心的欲望更加的扭曲,没关系,很快就可以发泄了。体育课做完准备活动就解散自由活动了,张昌给我打了个招呼,就飞奔溜走了,体育老师也就当没看见,哦,到现在还没介绍这位女老师的名字,她叫张媛,长得嘛,中等,可身材好啊,178cm ,前凸后翘,大小适中,今天穿了运动T 恤

和长裤,脚上是一双白色运动鞋。体育老师在学校轻松,但也不受重视,平时没什么人关注这边。操场边是体育馆,体育馆连在一起的有几栋附属建筑,那就是体育器材室和体育老师的办公室,遮掩在一片绿树丛中,除了体育课,没什么人到这来。大家解散自由活动了,张媛在边上站着看了一会,见没什么情况,就转身回办公室去了,龚纯去踢足球了,要是平时我可能也会去踢踢,今天就算了嘛,我书包里的东西可不能曝光。我蹲在球场边,看着远处正在做健美操的女生,那位教健美操的女老师肚子越来越大了,已经不能在带操了,只是站在那,开口指导做操的女生,我的目光游离不定,不知道刚生完孩子的女人是什么滋味呢?

龚纯跑过来,「今天不踢球了?」我还是看着女生那边,摇摇头,「今天不想动。」龚纯笑着跑开了,「小心别被球砸到啊。」蹲在这看了一会,觉着无聊,我起身跑去打乒乓球了,缓解下紧张情绪,毕竟接下来的事我还是第一次呢。可惜,不在状态,三两下就被人虐下台了,不过这么打闹一番,紧张的心情倒是好多了,提起一直放在旁边寸步不离的书包,看看时间差不多了,我转到个没人的拐角里,把一些东西试试看,不能关键时刻掉链子,一切正常,我又把几样东西放进口袋里,我今天特意换了条肥大的裤子,口袋又大又深,最适合装东西,一瓶矿泉水都能塞进去。

全部弄好,我若无其事的背起书包回到操场,这时,不知谁一个大脚把球踢出场了,朝我飞来,我下意识的头球一顶,额……方向错了,球被我顶过看台飞到操场外面去了,踢球的一伙人跑过来面面相觑,龚纯竖起大拇指,「你牛。」这时的我已经平静下来,刚才摸索一下,东西都没问题。我两手一摊,苦笑道,「我的锅,待会我去捡回来,你们帮我跟老师说一声。」反正不要他们去捡,自然点头答应,操场只有一个门,四周都是看台和栏杆,我得从大门出去,绕过半个操场,外面那便是宿舍区,路弯弯绕绕,没个十几分钟是回不来了。等我跑到球落下的位置,发现球不见了,只好四周转悠起来,还好很快在一栋宿舍楼管理员那找到了球,他刚才从那路过,就顺手捡回来了,我道谢后抱球离开了。

等我回到操场,已经过去二十多分钟了,惊奇的发现张媛居然还在操场上等我,身下的器材倒是没有了,我还以为她会在器材室那里等我呢。张媛正在低头玩手机,我走到旁边,「张老师,对不起啊,球被人捡走了,我才找回来。」

张媛抬起头,笑了笑,「没关系的,找回来就好。」她似乎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却没说出口。

我跟在她后面出了操场,走进一条小路,通向器材室,进了这片建筑,旁边不远处的操场放学后还有不少人活动,而这里静谧的就像另一个世界。「人都走光啦?」我四处打量。

「是啊,体育老师嘛,又没太多事,一下课就都走了。」张媛笑笑,不以为意。

「真抱歉啊,张老师,耽误你时间了。」

「没关系,反正我今天也没事,早点迟点一个样。」

「张老师,你男朋友不来接你回家?」她下个月就结婚了,所以现在还是称呼为她的男友,结婚和不结婚有什么不同的滋味呢?我轻轻摩挲着手中的足球。

「他今天要加班开会,现在天天如此,每天晚上都要到九十点才下班。」张媛脸上有点愁绪。

「他不是三中的数学老师吗?他们要加班开什么会?」我有点奇怪,我已经调查过了,张媛的男友从来没来接张媛下班,都是张媛自己回去,所以我才故意这么一问,没想到有意外啊,不过这对我更有利。她男友我也见过,他们两口子能有现在的工作我妈都是帮忙的,不然她男友就不是在这了,当时就被分到乡下的中学去了。

「唉,前段时间几个初中联合的模拟考试,他们三中数学考得一塌糊涂,四个学校,勉强排第三,校长大发雷霆,眼下他们这些数学老师天天忙着想办法呢,差点连婚礼都顾不上了。」这就是了,我们这四个初中,一二三四,一中当之无愧的老大,我也是那出来的,三中、四中争夺二三,二中名副其实的垫底。数学这科三中比四中还要强点,哪知这次居然栽了个大跟头,不仅差了四中一截,比二中也只高了一点点,这在三中简直就是场大地震,于是乎这些老师就悲剧了,天天加班。

「校长不会连婚礼假期都不批吧?」那样就悲催了。

「这倒不会,可给的时间特别紧啊,而且这次的事让校领导大丢面子,只怕婚礼都不会来了。」张媛满面愁容了,看来她男友最近的日子不好过。说到这,张媛鼓起勇气,轻声道,「王安,这件事你妈妈……」

我摇摇头,这女人真没点觉悟,我妈刚当上一把手,去管下面一个初中老师结婚的事,怎么可能呢?我倒知道她为什么对我提起这件事,他们家给我妈,连带着我发了请帖,还有我姨妈,姨妈也是张媛父亲的学生,可妈妈肯定不会去的,人情这东西,用一点少一点,妈妈帮了他们家几次,师生情分也到了,这种事他们自然不好开口,跑来找我,估计是张媛自己的主意,头发长见识短。

我直截了当的拒绝了,「我妈肯定没时间去的,」看着张媛失望的眼神,我转念给她出了个主意,「不过我姨妈可以去啊,我也可以去,足可以代表我妈了,我再让我妈出份礼金我带去,其他人不看僧面看佛面,该来的都会来的,也不会刁难你们了。」我妈还是很恋旧,也很尊敬老师的,她虽然不方便去,礼金肯定会给的。至于姨妈,她又没什么身份,肯定去,我不过是做个顺水人情罢了。

张媛虽然政治觉悟不高,可也是个大学生,马上明白过来,激动地连声道谢,「谢谢你,谢谢你啊,王安。」

「没事,应该的嘛,老师你要好好招待我哦。」

张媛以为我说的是婚礼那天,连道没问题,却不知我说的就是马上。器材室的门是个大铁门,关上了里面发生什么外面都听不到,是个不错的好地方啊。打开门,里面一片漆黑,张媛走到墙边伸手打开灯,器材室挺乱的,学生进来把东西乱糟糟的堆放,地上还散落有一些器材,一般只要不是太乱,都是得过且过,定期找一批学生帮忙整理。张媛心情很好,主动拿过我手里的足球向里走去,器材室被一直堆到接近房顶的器材隔成了两部分,靠里面的墙边有条小道通到后面半部分,足球就放在里面,我也跟了进去,里面的有一块的墙边挂着许多网兜,里面放的都是足球。张媛把足球放好,起身看见旁边不知被谁把一张做仰卧起坐的大垫子扔在了地上,平时她多半视而不见,今天似乎是心情好,她弯腰去收拾这张垫子,正好背对着我。

我眼睛一眯,好机会,从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冲着张媛的大腿内侧就是一下,张媛惨叫一声跪倒在垫子上,双手努力撑着不让自己倒下,我对着她胳膊又是两下,张媛跟着又是两声哀嚎,声音却小了许多,似乎是发不出声了,整个人扑倒在垫子上,四肢微微抽搐 .这是我跟龚纯那弄来的小型电击器,大概13cm长,

5cm 宽,正好放在口袋里,我拿的这款是威力最小的,特意减弱了威力,就怕真的伤到人,而且我特意避开了重要部位,腿和胳膊挨一下问题不大。据龚纯说,他试验过,这款电击器击中人的胳膊、大腿这些位置,一般也就麻痹个三四分钟,之后就逐渐恢复,最多十分钟基本上就没事了。我表示很满意,三四分钟,足够了。

我放下书包,拉开拉链,从一条被裹好的毛巾里拿出一个小瓶子,伸长了手,离得远远的倒了些液体在毛巾上,走过去一只手拽着张媛的头发把她头拎起来,张媛完全没法动弹,只能哼唧几声,事实上她到现在都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我用毛巾捂住她的口鼻,毫无任何反抗,不到半分钟,张媛就彻底失去了知觉,我松开手,试了下呼吸,一切正常,张媛头部落在垫子上,一动不动,我把她脸侧过来,免得被闷死。然后赶紧跑到器材室门口,外面毫无动静,我把大门关上,想想又把外间的灯关了,转身回到里间。

走到张媛身边蹲下,我拍拍她的脸蛋,接着慢慢抚摸起来,这可是我第一次这么玩,说不紧张是假的,但好歹玩了那么些个女人,心理素质比以前好多了。仔细计划了一番,顺利成功,张媛身高178 ,几乎和我差不多高了,又是体育老师,身体素质很好,如果第一下不能控制住她,无论她是喊,是跑,还是抵抗撕打,都是大大的麻烦。真要事后生米煮成熟饭了,我有十分把握让她乖乖听话,可这种不能控制的紧张局面下,张媛肯定会拼命反抗,我到时候下手不是轻了就是重了,轻了说不行她就跑了,万一她再一大喊大叫,引了其他人来,那就完了;同样要是下手重了,搞不好就会出人命,那一样是个完字。再说我能不能打得过她还不好说呢。不过眼下嘛,我拍拍张媛挺翘的屁股,一切顺利,她没半个小时以上的时间醒不来,即使醒过来,我再来一次就是了。今天用的东西以及使用方法都是从龚纯那弄的,这一看就知道不干好事,龚纯才不管,还特意问我要不要帮忙,我告诉他我做个试验,成功了下次带他一起。瓶子里装的是乙醚,不过我按照龚纯教导的减小了用量,毕竟张媛已经完全动不了了,她要是能动我可不敢肯定能把她放倒,真要那样不是剂量太大容易使人窒息,就是被她挣脱。换成夏阿姨那种身材娇小玲珑的,我才没必要这么麻烦呢,直接上去一捂就搞定了。

而现在嘛,就轮到我享受自己的猎物了。我隔着裤子抚摸起张媛的屁股和大腿,紧绷有弹性,手感很好,时间有限,谁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有人来找张媛,先脱下了她的鞋子,她今天没怎么运动,脚上传来淡淡的脚汗味,穿着一双白色的运动袜,伸手开始向下扒她的运动裤,张媛毫无反应,身体随我摆布,很容易就把裤子脱了,再把上身的T 恤也一并扒了。噫,我眼前一亮,张媛穿的是一套黄色的运动内衣,看着穿着一身运动内衣,身材性感的女老师不省人事的躺在我的身下,欲火大炽,我七手八脚的把内衣裤脱掉,统统扔到一边。这位女老师的胸不算特别大,但握上去手感很好,绵软细腻有弹性,我一边吮吸着张媛的乳头,一边心想,她还没结婚生子,等她生了小孩,说不定还会二次发育呢。这边伸手解开自己的裤子,连着内裤向下一褪,已经硬起来的小弟弟,直接贴着张媛私处摩擦起来。张媛虽然在昏迷之中,但渐渐挺立的乳头和湿润的下身表明她也开始有反应了,我的双手继续在张媛身上游走,这种专业就是锻炼的人果然不一样,肌肤紧致而富有弹性,细腻光滑,我拼命的亲吻爱抚揉捏,肆无忌惮的释放自己内心的欲望。

低头看了一眼已经被打湿的垫子,我分开张媛双腿,双手撑在张媛肩膀两侧,上半身不动,下半身慢慢向下,小弟弟挤入张媛的小穴,呼,紧窄湿滑,被层层叠叠的温暖包裹起来,妙不可言,张媛虽然不是处女了,不过真紧啊。我开始以类似做俯卧撑的姿势,上半身不动,下半身快速的耸动起来,这要平时被张媛看见,肯定要说我偷懒,现在嘛,爽翻天了,我爽她也爽,昏迷中的张媛发出了低低的呻吟,呼吸灼热而粗重,我低下头,寻找到张媛胸前的葡萄,又开始舔舐起来。「唔,这种强力迷昏女老师操干和下药迷奸女老师各有爽快刺激之处啊,」我一边干一边胡思乱想,「这种明显更紧张刺激,但风险也大啊,事后就不大好收场,迷奸的话,说不定你干完了女老师还不知道被谁干了。」这种新奇的体验让我异常兴奋和敏感,再加上这位女老师的小穴真是紧啊,而且吸力十足,我不得不先一步缴枪了,不过连续被子弹击中的女老师也随即阵亡,一股股暖流把下方的垫子弄湿了一大片。

我退出女老师的身体,半软的肉棒在张媛的乳房上擦拭几下,接着就被紧紧地夹在双乳之间,几十下的摩擦让它很快硬了起来,我抱住女老师,把她在垫子上翻个身,屁股高高的向后翘起,趴跪在垫子上,我一只手扶着老师的腰,对准位置,再度开始抽送起来,另一只手爱不释手的抚摸着老师臀部,不时抽打一下。抬眼打量着四周,「这地方真不错,地偏人少,隔音又好,弄把钥匙,以后放学后把女老师往这一弄,还不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我正在这干的爽呢,忽然张媛身子动了动,眼睛慢慢睁开了,也差不多快半个小时了,刚睁开眼的张媛明显没明白自己是怎么了,但身体的反应是诚实的,压抑不住的喘息和呻吟,不自觉的扭动的屁股,阵阵快感袭向张媛。

又过了一会,自己趴跪的奇怪姿势,下体传来的饱满充胀的感觉,一下一下顶入身体最深处的火热,还有那不时拍打在屁股上的大手,无不提醒她发生了什么。她想叫喊,但我强烈的冲刺把她所有的话语堵在嘴里变成了一声声无助的呻吟,她拼命挣扎,连续被电击、药迷刚刚醒来的她只能无力地扭动着身体,这反而给我带来了更大的快感,我倒吸着凉气,又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和力度。张媛把脸埋在垫子里,我看不见她的表情,但能想象出她此时屈辱无奈而又强忍着快感的复杂表情。这种公共场合、师生身份加上被强奸的屈辱,种种因素让张媛紧绷身体,被垫子挡住的小嘴发出阵阵悲鸣,身体痉挛着,颤抖着,在股股热流的冲刷和不断收缩扩张的阴道挤压下,我把精华毫无保留的喷洒在女老师的体内,张媛发出一声绝望的哀嚎,我抽出肉棒,跟着洒落一连串液体,张媛无力支撑身体倒下,侧卧在垫子上,缩成一团,微微颤抖着,散落的头发遮住了大半个脸庞,但我还是能看见她脸上的泪珠。

我扫视了一圈老师被我玩弄到高潮的肉体,心中满是异样的满足感,听着女老师的抽噎,我拿起了一直放在旁边拍摄的手机,「张老师,我拍摄技术还是不错的,你身材真好啊。」

一直关注着我的一举一动的张媛惊叫着想要扑上来抢走手机,被我一把推回摔倒在垫子上,「怎么,这么迫不及待投怀送抱了,老实点,再动,我就把大门打开,请旁边的人进来参观。」

依然乏力的张媛躺在垫子上喘着粗气,挂满泪珠的脸上满是绝望和屈辱,盯着我,不说话,伸手拿过衣服遮挡住自己。

「行了,只要你老实听话,什么事都不会有的,这里发生的没有人会知道。」张媛依然沉默着。

「乖,都是要结婚的人了,再说刚才你也很爽啊,」我嘿嘿笑道。

「无耻,」张媛通红着眼,大声骂道,继而转为绝望,惨笑道,「我还怎么结婚?」

「这有什么不能结婚的,你又不是处女了,干一炮而已,难道你要和你老公说,」我拿出手机,「那我直接发给你老公吧。」

「不要,」张媛无助的把手伸向我,低声哀求,「不要……」

我撇撇嘴,我连你老公号码都没有,发个屁啊,「这不就对了啊,出了这个门,你还是受人尊敬的老师,美丽的准新娘。可你要是不听话,我可以保证,你和你老公的工作都别想了,那时候你觉得你老公还会要你吗?只怕会觉得就是你这个婊子才让他倒霉的吧。」

「不要再说了,」张媛捂着耳朵叫道,眼泪哗哗的流淌。

我不理她,「我和张昌的关系你也知道,你觉得到时候是我强奸了你,还是靠着教育局长关系进来的普通体育老师勾引局长儿子?外面那些满天飞的八卦会喜欢哪一类?再说了,老师你可是连续被我干出了两次高潮啊,不管是昏迷中还是刚才被我强奸中,啧啧,被强奸都能高潮,还真是淫荡啊,别人会相信你这个淫荡老师的话吗?」

「无耻……混蛋……恶魔……」张媛满脸通红,一连串骂声出口,然而很快沉默下去,脸上满是痛苦纠结的神色,两只手握得紧紧的。

「你也应该知道,现在好学校的老师是越来越不容易当了,尤其像你这种清闲的,别人是看在我家的面子上没动你,不然你以为你和你老公能这么安稳,你老公教学水平一般般,为什么能留在三中,你不清楚?」张媛慢慢松开了手,低头不语。

「你看看,你就结个婚都不安稳,没我家在后面,你还结的下去吗?真要传出去,不知道你父母作何感想啊?」

「求求你,不要再说了……」张媛抽噎着抬起头,无助的哀求道。

「自己想想吧,我和姨妈还是会去你的婚礼的,这样一来聪明人都知道该怎么做,你们啊,还不值得别人花费太多心思的。放心吧,不会天天纠缠你的,该陪你老公陪你老公去,偶尔等你有空了一起玩玩,仅此而已,你照过你的日子。」

看见张媛梨花带雨,无助凄凉的样子,我色心又起,上前一把夺过张媛盖在身上的衣服,张媛惊叫着反抗,但是全身无力,被我压在身下挣扎了一小会,就一脸绝望的瘫在垫子上,喘着粗气,再难动弹。我满意的淫笑,「干都干了,还挣扎什么,乖乖地听话,让你好好爽爽。」我跪坐在侧卧的张媛屁股后方,抬起女老师的一条腿,顺利的插入湿滑的小穴,女老师无助的哀嚎了一声,身体随之有规律的摆动起来,我抚摸着女老师挺翘的臀部,慢慢的滑落到臀缝间,在雏菊周围慢慢搓揉起来,女老师浑身僵直,发出一声悲鸣,「不要……」我反而来了兴趣,一边快速的抽插,一边用食指揉按着女老师的肛门,慢慢将食指插进去一小截,张媛似乎想呼救求饶,但被刺激的说不出话来,脸涨得通红,眼睛圆睁,满是哀求,我更为兴奋,食指缓慢抽送,女老师紧咬着嘴唇,全身紧绷,双腿极力想并拢,我不得不加强力量才托住她的一条腿,另一条腿被我压住,肉棒继续在老师的小穴里进出。张媛哪里能够承受这种前后夹攻的刺激,很快就在哀鸣声中被送上了高潮,可是我还没爽够了,一边继续抽插,一只手从张媛的菊花里拔出来,伸手拿过旁边的书包,龚纯那好玩意不少,我和张昌都顺手牵羊了一些,今天来试试,扒了几下书包,我拿出一个玩具——跳蛋,这个塞进菊花的感觉应该不错吧。我以前听说过,在龚纯那见过,但没用过,我手上这个比一般的要小一些,据说适合菊花。张媛一动不动的躺在垫子上任我操干,眼睛失神的看着前方,还没从高潮的余韵中清醒过来,我拿出配套的医用酒精擦拭一遍,涂上润滑剂,为了顺利实施,我停止了抽插,专心对付张媛的菊花,粉嫩的菊花明显没人玩过啊,也难怪,就连小穴也没被开发过几次啊。张媛的菊花被我的手指撑开了一些,这个小号跳蛋很顺利的被我塞了进去,第一次用,塞得比较浅。逐渐缓过神来的张媛感觉到我忽然停止抽插,有点茫然的看向我,随即感到肛门被塞入异物,伸手想来护住菊花,我一按开关,突如其来的强烈刺激令张媛尖叫一声,整个人颤抖起来,双手落在垫子上,整个人无力地抽搐着,我睁大眼睛看着脸色似痛苦又似享受,小嘴微张,不管发出呻吟的张媛,看起来是个很好玩的玩具啊,还停留在张媛体内的肉棒再一次快速耸动起来,我一只手先按在菊花周围,后来发现跳蛋完全不会落下,就转而抚摸刺激张媛的阴蒂,三重强烈刺激让张媛再也难以承受,肉体的快感和心理上受到的巨大屈辱,张媛白眼一翻,晕了过去,小穴不受控制的紧紧挤压收缩,淫水一股接一股流出,眼见居然把健美的女老师干晕了过去,我也得意的将下身紧紧贴着女老师的屁股,精液汩汩而出。在跳蛋的刺激下,昏迷的女老师任然低声呻吟着,身子一下下抽搐着,我第一次用,也怕弄过火,就停下了开关,拔出肉棒,坐在一旁心满意得的欣赏着我的战利品。女老师渐渐安静下去,我眨眨眼,心中起了个主意,把跳蛋电源那一部分固定在女老师的腰间,这纤细的小腰,宽松的运动T 恤一盖,完全看不出来。一时受到太过强烈刺激而晕过去的女老师几分钟后就慢慢醒来了,似乎是打击太大,她赤身裸体的躺着,完全不在乎我的目光,我扫视了女老师的胴体一圈,看着有点红肿的下身,又从书包里拿出一条药膏,还是从龚纯那弄得,据说对这种下身红肿有帮助,我用湿纸巾擦擦手,将药膏涂抹在张媛的阴唇红肿处,手指摩擦和药膏带来的清凉感让张媛似乎清醒了几分,低低的呻吟了几声,眼神逐渐聚集到我身上,痛恨、惧怕、茫然、犹豫,异常复杂。我按摩了几分钟,觉得差不多了,起身看向张媛,「张老师,还需要休息会吗?真没想到啊,你居然这么敏感,连续高潮的晕过去了。」

张媛连骂都懒得骂了,有气无力的说了句,「你满足了吧,那就放过我吧。」

「放心,只要你听话,我答应你的都会做到的,今天的事没有人会知道的。」我边说边穿着衣服。

穿好衣服,看着依旧靠在垫子上沉默不语的女老师,把器材室的钥匙从张媛的钥匙扣上拿下,「这里是个好地方啊,明天钥匙就给你。赶快穿好衣服吧,时间不早了。」张媛抬起头,双目无神的看了我一眼,缓缓想爬起来,但似乎力气不足,我走过去把张媛按在垫子上,以为我兽性大发又要开始淫辱自己的张媛闭上眼睛,静待我的玩弄,我抬起张媛的双腿,替她把内裤穿上,张媛惊诧的睁开眼,内裤提到屁股附近,我拍拍张媛的屁股,示意她抬起来方便我穿,张媛无奈的慢慢抬起来,让我帮她穿好。忽然,张媛感觉到了什么,想开口却欲言又止,直到我将她的上半身搂在怀里,替她把运动内衣穿好,张媛才抬头看着我,语调羞涩,「能……能不能把我身上那个东西拿走?」

我故作不知,「什么东西?」

张媛又羞又恼,「就是那个你放的坏东西。」

我低笑一声,拿起张媛的手放在我的小弟弟上,张媛尖叫着缩回手,「坏东西早就拿出来了。」

张媛又急又怒,索性自己伸手准备拿下,被我一把抓住,「不许动,这是给你的奖励,这个材质好,做工精致,可不便宜啊。」

张媛尖叫道,「我不要。」

我紧紧搂住张媛,「要么带着它,要么就什么也别穿走出去。」看着我面带笑意的脸色,张媛却像看见了什么可怕的怪物,全身颤抖着点点头,不再说话。

我亲吻了一下她的嘴唇,「真乖,不要给你的父母老公添乱子啊。」替张媛穿好衣服,喂她喝了几口水,让她又休息了一会。我则把周围收拾干净,见张媛恢复的差不多了,示意她和我离开,张媛变成了一副面无表情的神色,站起身跟在我身后,只是羞恼、害怕交织的眼神提示发生了什么。我当先走出去,张媛低着头跟在身后,路过一处水池,我指指,「你洗洗脸吧,」张媛一声不吭的上去简单冲洗了一下,回到办公室,张媛拿起自己的包就要走,我按了下跳蛋的开关,声音很小,这个功率也比较小,张媛就如同中了定身术一般,双手撑着桌子的边缘,僵立在那儿,双腿微微打颤,脸色逐渐变红,呼吸粗重,张媛抬起头哀求我,「求求你,放过我吧。」。

我伸手扶住张媛,「来,我扶着你走,适应一下就习惯了。」

张媛靠在我身上,慢慢的一步步向前挪动,等走到小路的尽头,张媛渐渐适应了这种低强度的刺激,咬着牙一个人慢慢向前走着,我跟在身后几步,看着女老师强作镇静,忍受着下身传来的阵阵快感,一步步向前走去。此时已经晚上七点多了,晚自习开始了,路上没什么人,偶尔一两个来去匆匆的学生瞟了我们一眼就擦肩而过,看起来很正常的两个人,大家各自有事,没人会在意。走出校门口,我关上开关。张媛双腿一抖,勉强站住,一直拼命压抑的快感突然消失,张媛喘着粗气,眼神迷离茫然,似乎还带着一丝失落。我目送张媛登上公交车,悄声告诉她,「听话,一切都好。还有,说明书和包装在你包里,明天记得穿着来,不然……呵呵,」张媛浑身一颤,低着头慢慢的登上公交车。我站在原地回味了一番,转身找了家店随意吃了份晚饭,消耗太大,真饿啊。吃完饭,赶紧回家,把东西收拾好,放好,照片视频该剪辑处理的先简单弄弄,分门别类的存储好,然后去洗澡洗衣服,这么一弄下来,已经晚上九点多了,妈妈回来了。

忙碌了一天的妈妈有点疲惫的坐下接过我倒的水,喝了几口,很自然的闭上眼睛靠在沙发上,像是在等待享受什么,我看着妈妈闭着眼睛的美丽的面庞,红润的嘴唇,一瞬间有闻上去的冲动,我强忍住走到沙发背后,伸手开始按摩起来,仍然像昨天一样,按照妈妈的指示揉捏,但仅仅局限在肩部,坚决不超出半点,我能感觉到妈妈的肢体语言更加明显一些了,渴望我的按摩扩大,可只要妈妈不主动提起,我就绝不动手。一番按摩完毕,妈妈仍然是起身给了我个亲吻,但我总觉得有调戏的意思,「妈,我不是小孩子啦,」我抗议道。

妈妈走向卫生间,头也不回的传来一句话,「你在妈妈心里永远是个孩子。」可是,真的是这样吗?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仙灵之怒手游

寻秦手游

沙城争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