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展示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少年的欲望06作者lvmvlv

发布时间:2021-01-22 03:30:48 阅读: 来源:展示架厂家

字数:659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6)再次得手

下午放学后,张昌去找刘娟瑛「补课」去了,龚纯一放学就回家去了,两人 都有喊我一起,不过我拒绝了,看到眼下已经屈服变成我们玩物的刘娟瑛和楚莲, 我得考虑安全性的问题了,按我们眼下的情况来看,以后会有更多的良家上手, 虽然我们各有背景,但事情一旦传出去,也会很难办的,即使压下去,以后肯定 也没得玩了。不过就我目前的观察看来,每个女人都有她的弱点,对症下药会很 有用的。在路边随便吃了点,我径直回家,我从龚纯那顺了不少好东西,另外手 机里还有好多照片视频要处理呢。刚到家,妈妈的电话就来了,「妈妈今晚估计 要比较晚才能回来,不过你姨妈会过来看看你的。」放下电话,我露出一丝诡笑。

晚上七点,姨妈来到了我家,因为我家经常就我一个,所以姨妈有我家的钥 匙,我也有姨妈家的钥匙,前几年姨妈还经常来带我睡觉呢。姨妈应该是饭后散 步过来的,换上了一身宽松的运动T 恤和长裤,脚踩运动鞋。因为运动而有些潮 红的脸蛋分外美艳,高耸的乳房微微起伏着,我连忙把姨妈迎了进来,「姨妈, 我妈刚打电话来说你要过来的。」她们姐妹很是亲密,我以后会让你们更加亲密 的。

「是啊,你妈妈是个大忙人,我就过来看看啦。小安,好几天没去姨妈那里 吃饭了。」姨妈脱鞋走了进来,可能是图个方便,姨妈还穿着白天穿的过膝黑丝 袜。

「嗯,这几天去同学那里了。」我拿出一双拖鞋放在姨妈脚边,香味混杂着 淡淡的汗水味让我浴火高炽。

「多和同学接触也好,小天就不愿意和同学接触,我有些担忧啊。」姨妈坐 在沙发上,身子微侧向后靠着。

「姨妈,你放心,有我在,没人敢欺负小天,再说,小天现在和龚纯的关系 也很好啊。」两人绝对是不同的两类人,小天是真受,龚纯就是个披着狼皮的羊。

「是啊,真的要谢谢你啊,小安,你真厉害的。」姨妈微笑着看向我,眼神 相对,姨妈不知想到了什么,有点羞涩的目光转开,当然,也可能是我的错觉。

「因为姨妈对我最好啊。」我撒娇似的从沙发后面俯身搂住姨妈的脖子,手 掌落在T 恤上方的锁骨处,脸颊在姨妈脸上蹭了蹭。随即便松开手。

骤然遇袭,姨妈浑身一僵,随即软软的靠在沙发上,「就你喜欢搞怪,」姨 妈撩了一下头发,嗔怪似得瞪了我一眼,惊讶、羞涩、嗔怪,似乎还有一点失落。

我对着姨妈扮了个鬼脸,跑到厨房端出了一杯鲜榨橙汁,「姨妈,知道你要 来,这可是为你特意准备的哦,」我一语双关。

「小安真贴心啊,」姨妈接过喜欢的橙汁夸赞了我一句,接杯的瞬间手指触 碰,我分明感到姨妈微微的颤抖。因为天热运动而口渴的缘故,一杯饮料很快去 了大半。我靠着姨妈坐下,姨妈微微蹙眉,但也没说什么。两人各自说些最近发 生的趣事。姨妈其实挺寂寞的,姨夫很少在家,小天是个不吭声的闷葫芦,学校 的女老师虽然不敢得罪姨妈,但明显嫉妒的她们也不会是什么贴心闺蜜,谁叫各 种评奖、优秀都少不了姨妈呢。男老师倒是愿意亲近,姨妈从来都是不假以辞色。

结果我这个心智明显超过同龄人的就成了和姨妈接触最多,最亲密的人,我 们彼此熟悉自己的喜好,知道对方的一些小秘密。随着我渐渐长大,姨妈也知道 这样有些不妥,但她却不知道该怎么办,因为她找不到可以代替我的人,除非她 出轨,但这对她这种性格的女人来说,若非被强迫,绝无可能。近两年我和姨妈 的亲密交流明显变少,但不断累积的心理和生理的压力,一旦突破零界点,将一 发不可收拾。最近这段时间的观察,姨妈被深埋压抑的欲望已经开始影响到她自 身了,那不单单是性欲,更还有渴望与人交流、倾诉,甚至是对自己家人对自己 漠不关心的报复。如果没有外力,这只会是姨妈心中深埋的秘密,因为不管是姨 妈自己,还是我们这些身边人,都不会放任出现问题的。但是我这个任何人都想 不到的内鬼,却撩拨起了姨妈的欲望,上周那次放纵,更是让姨妈难以忍受。后 来姨妈告诉我,第一次被我迷奸后,清晨醒来的她以为自己做了个春梦,但梦中 的男主角却难以启齿,之后的几天更是辗转难眠,偏偏我又不出现了,姨妈终于 在星期一找了个理由跑来。她也不是真的想发生什么,纯粹只是被难言的心思驱 动。姨妈一边抗拒两人间的亲密接触,一边又有几分享受,带着难言的禁忌快感。

在我这个恶魔的诱导下,最终的结局是这个单纯的女人彻底落入我的魔爪, 堕落入欲望的深渊。

姨妈喝的饮料里我加了点从龚纯那弄来的新玩意,服用后会使人浑身无力, 有一定的催情作用,但不会让人昏迷。当然,这个催情作用也就那么回事,能让 女人变发情母狗的,那都是传说。十几分钟后,药效已经很明显发作了,姨妈眯 着双眼,身子斜倚在我身上,头靠在我肩膀上,鼻息加重,吐气如兰,身子微微 扭动,双腿紧紧并拢,无意识的摩擦着。我假装什么也不知道,坐在那一动不动, 几分钟后,姨妈反应更大了,双手摊在两侧,紧紧握住,拖鞋被踢掉,一双小脚 绷得紧紧的。我故意发问,「姨妈,你怎么了?身子好热啊。」

「啊,」姨妈轻叫一声,想支撑着站起来,孰料双手无力,刚起身就一下栽 倒,我赶紧伸手抱住姨妈,滚烫火热,柔弱无骨,真舒服啊。我坐在沙发上,姨 妈双腿跪在沙发边,整个人被我斜抱在怀里,搂得紧紧的,丰满的乳房紧贴在我 的胸前,被吓到的姨妈双手紧紧抱住我的背部,轻轻喘息着。两人保持这个姿势, 一动不动,姨妈努力压抑着自己,轻声道,「小安,放姨妈下来。」我不仅没放 手,反而一手搂住姨妈的腰,,两腿张开,另一只手环住姨妈的大腿,猛一用力, 让姨妈跪到了我的两腿之间,骤然悬空的姨妈吓得紧紧搂住我,待反应过来,勉 强抬起头,与我四目相对,嗔怪的打了我一下,「吓死我了,你做什么怪啊?」

无力的小手如抚摸一般,加上慵懒的娇嗔,我硬了,高高翘起的肉棒只差一 点就能碰到姨妈的大腿。和我对视了几秒,姨妈慌慌张张的想要起身,按住我双 肩的手却无力的滑向两边,我一手在姨妈腰间固定住,另一只手按住姨妈的头部, 吻在了姨妈的唇上,姨妈呆呆的看着我,一脸不可置信,我又肆意的吻了会,在 姨妈反应过来前抬起头,不然准会被咬的。姨妈浑身颤抖,半天才断断续续的低 声对我喊道,「你……你在干嘛?我是你姨妈啊!」

我盯着姨妈,「姨妈,我喜欢你,我要你。」火热的肉棒顶在了姨妈的大腿 上,同时重重的捏了一下姨妈的屁股。姨妈又急又怒,两眼一翻晕倒了。我顿时 一惊,随即发现姨妈呼吸平稳,只是急怒之下加上药物作用,暂时晕倒,几分钟 便会醒来。我趁此机会,把姨妈抱进我房间,扔在床上,又把姨妈的胸罩、T 恤 和长裤脱掉,只剩下黑丝和内裤。就在我准备脱掉姨妈的白色小内裤时,姨妈悠 悠醒来,发现自己被脱掉了衣服,吓得惊叫起来,可惜浑身无力的她只能无助的 在床上微微扭动。我迅速脱掉衣服,赤裸着爬上床,姨妈连忙闭上眼睛,「你快 穿上衣服。」我不理她,双手在姨妈大腿根部抚摸着,隔着内裤搓揉着姨妈的小 穴,被强烈刺激的姨妈猛地睁开眼,惊呼道,「不……不要……不要啊……」我 一只手继续玩弄姨妈的小穴,另一只手从小腹游走到乳房,轻轻揉捏起乳头。姨 妈被刺激的连话都不会说了,只是低声哀求,「小安,求求你不要这样,啊……

不……不要……「

我感受到手上的湿意,开口低声调笑,「亲爱的姨妈,乖哦,还说你不想要, 你看,你都湿了啊。」一根手指拨开内裤,微微插入阴道。

「啊……」姨妈拼命摇头,「不,不是的。」

「哼,姨妈你明明就很淫荡啊,被自己外甥抚摸几下就湿了,啧啧,」我的 手指开始慢慢抽动,「我可是知道淫荡的姨妈经常一个人自慰的。」

姨妈被我的手指刺激的连连闷哼,骤然之间内心最见不得人的隐私被自己的 外甥说出口,方寸大乱,呆呆的看着我,「你……你怎么知道的?」

「姨妈你那么明显,我怎么会不知道呢?上次我就在你家,你就偷偷的自慰, 这不明显是勾引我吗?」我趁胜追击,胡说一通。

「不……姨……姨妈……没有勾引你。」已经崩溃的姨妈喘息着分辩到。

「姨妈你每次都借故接近我,以为我不知道吗?不然你今晚来干嘛?不就是 来等着挨操的嘛,想想学校里那些男人对你充满欲望的目光,我可是看见你搔首 弄姿的勾引他们。」我继续瞎说一通,似是而非的东西,务必不给姨妈整理思绪 的机会,「那我就让你好好爽爽。」我加快了抽送的速度。

「不,姨妈没有……没有……啊!」忽然一声高亢急促的尖叫,一股热流流 过我的手指,姨妈高潮了。

抽出手指,上面还挂着晶莹的丝液,我把手指放到姨妈面前轻轻摆动,「姨 妈,还说不淫荡,居然就这样被外甥用手指干倒高潮,啧啧。」

羞红脸的姨妈闭着眼睛,咬紧嘴唇,一声不吭。我也不在意,伸手扒下姨妈 已经湿透的小内裤,姨妈尖叫着扭动身体反抗,我伸手在姨妈的屁股上重重拍了 几下,屁股都打红了,痛呼不止的姨妈浑身僵硬,然后软成一滩烂泥。我再次爱 抚起姨妈的小穴,,早已湿润的小穴又开始向外分泌液体。姨妈抑制不住的轻声 呻吟起来。早已忍到极限的我把姨妈大腿成M 型分开,姨妈意识到将要发生什么, 连声哀求,「小安,不要啊……小安,求求你,放过姨妈吧……」我不为所动, 调笑道,「骚姨妈,接下来外甥让你爽翻天哦。」轻车熟路的慢慢插入姨妈体内, 姨妈僵硬着身体,连连摇头哀叫,眼角挂着晶莹的泪珠,但很快就在我的强烈冲 击下瘫软下去,身体随我的冲刺有规律的起伏着。「你这个坏蛋……啊……不要 ……」性格温婉的姨妈连骂人都很单调。

我卖力的抽插着,姨妈被干的不停地呻吟,只有断断续续的声音,「别……

啊……坏蛋……求求你了……「这让我更加兴奋,双手在姨妈身上游走抚摸, 肉棒更加用力的一下一下插入花心,很少做爱的姨妈小穴紧窄无比,牢牢地吸住 我的肉棒,十来分钟后,姨妈哭泣着发出阵阵呻吟,全身痉挛,那抽搐的小穴给 我带来无比强烈的刺激,姨妈慌忙的叫道,」不要,不要射在里面。「我哪里还 忍得住,被暖流浇灌的肉棒,一阵抖动,姨妈哀嚎连连,头歪到一边,失神的看 着远处,一动不动,半晌才回过神来,哭叫道,」你,你怎么能射到里面?「我 爱不释手的摸着姨妈的丝袜美腿,」姨妈,记得吃药哦。「姨妈显然被我的无耻 激怒了,」你个混蛋。「

我一把抄起姨妈的身体,翻转过来,让她直直的趴在床上,姨妈的骂声顿时 被憋回了口中。我伸手在姨妈屁股上就是一下,「姨妈,你刚刚可是爽得很啊, 高潮连连。」肉棒在姨妈的大屁股上来回磨蹭,渐渐深入两瓣臀肉之间,很快硬 了起来。姨妈也没了力气,只是微微啜泣呻吟。我感觉恢复了,跨坐在姨妈身上, 一只手引导着再度进入桃花源,姨妈闷哼一声,无奈的承受着。我干了一会,拿 起手机,调出一张照片,俯下身子,把手机放到姨妈眼前,「淫荡的姨妈,我可 是有证据的。」照片里,姨妈躺在床上,闭着眼睛,一只手抚摸着赤裸的胸部, 另一只手深入内裤之中,是我摆拍的一张。姨妈可不知道,还以为真是自慰被我 偷拍,低声分辩,「不,不是这样的。」声音软弱而无力。「有了这些照片,你 说别人是相信喜欢自慰的姨妈勾引了外甥,还是外甥干了淫荡的姨妈?要不要找 姨夫说说?」话到这,我又重重的挺了几下。姨妈勉强抬头,转过来望着我,软 弱的哀求道,「不要……你究竟想怎么样?」

我继续抽插着,「大家可都知道姨妈的老公很忙,很少在家,现在更是去了 新疆。姨妈在大家眼中就是个久旷的怨妇,你说事情传开大家会怎么想?」姨妈 不吭声。我不以为意,又是一阵猛烈的抽插,敏感的姨妈再次被送上高潮,我拉 起姨妈,让她跨坐在我怀里,双手搂住我的腰,下身严丝合缝的连接在一起,两 人都是一声满足的叹息。「看,姨妈的身子真敏感,真是需要滋润啊,所以只要 姨妈乖乖地听话,大家都会很快活的。姨妈难道能忘得了这么美妙的滋味?」

姨妈将头埋在我的肩膀,一言不发,我微微侧过头,看见姨妈一脸茫然不知 所措。我继续加了把火,「这也是各取所需嘛,姨妈你不愿和我,难道你要出去 找别人?」姨妈吓了一跳,「不,不会的。」

「我可不信,姨妈你都敏感成这样了,外人勾引你能把持的住就怪了。」我 故作不屑,两人都缓缓地摇动着身体。

「不,我不会的。」进退失据的姨妈毫无底气的小声反驳。

「是吗?」我快速抽动几下,惹来姨妈一阵呻吟,说不出话来,「看,你能 忍得住就怪了。」

姨妈羞红着脸,用力的掐了我几下,我闷哼一声,药效好像过去了,「姨妈, 你就帮帮你的好外甥嘛,你也有正当的需求啊。姨夫不在,你就乖乖听我的话, 姨夫回来,你若不想见我,我绝不找你。」

姨妈抬起头,茫然犹豫的看着我,微微动了动嘴唇,没说出口。我又威胁道, 「不然,那就让妈妈和小天来看看吧。」

「不!」姨妈猛地直起身子,我一下顶到了最深处,「啊,……不要……不 要告诉你妈妈和小天。」提到自己的姐姐和儿子,姨妈更加犹豫了,「小安,就 不能放过姨妈吗?姨妈保证不会说出去的。」

「呵呵,是我不放心姨妈啊,姨夫不在,我不看着姨妈,难道让姨妈去找野 男人?那还不如现在就告诉妈妈和小天,姨妈究竟有多渴望男人,」我拿起手机 作势预打,「来,我们问问小天。」

「不,」姨妈一把抢过手机,扔到一边,转过头来望着我,目光中无奈、羞 愧、愤怒、欲望交织在一起,然后将头埋进我的肩膀,双手用力的抱住我。我大 喜过望,赶紧托住姨妈的丰臀,一上一下,大力的抽送起来,姨妈也随之大声呻 吟起来,身体配合的起伏着,似乎是发泄,又似乎是自暴自弃。最终在男女的喘 息和呻吟声中,双双达到高潮。高潮过后,我搂着姨妈,一边爱抚,一边说些肉 麻的赞美。姨妈明显没经历过这些,有些羞涩,却也很享受。我故意提及姨夫和 姨妈的欢爱,姨妈明显不愿多提,但我仍能感受到姨妈对姨夫的不满,两人婚后 很少做爱,偶尔来一次,也是草草了事,保守的姨妈不太愿意配合,姨夫也是兴 趣不大。另外,姨夫在外面也有女人,虽然不过是逢场作戏,姨妈也当不知,但 终究是有怨言的。只要心中有了种子,终有落地生根的一天。

看看时间已经快10点了,我和姨妈匆匆穿好衣服,姨妈拿起还有点湿的内裤, 瞪了我一眼,蹙着眉穿上。看着一片狼藉的床,我搂过姨妈,「没事,我来收拾。」

把床单裹成一团塞到床下,又简单的收拾下。两人走到客厅,我又吻住姨妈, 两人亲热了一会,姨妈起身要回去了,这时楼道里传来高跟鞋的声音,应该是妈 妈回来了。姨妈有些惊慌的望着我,我微笑着对姨妈点点头,表示没事。门外传 来钥匙声,我先一步打开门,「妈,你终于回来了啊。」

「啊,小安,你怎么站在门口?」妈妈吃了一惊。

「这不正好送姨妈回去啊,」我微微侧身,露出姨妈,姨妈轻声叫了声, 「姐。」

「哎呀,芸玉你现在还没回去啊?肯定是小安又缠着你了,」妈妈颇为疲惫, 浑没在意姨妈的异常,急匆匆的换鞋和姨妈打了个招呼,「我先去趟卫生间。」

等妈妈进了卫生间,我和姨妈双目相对,分明从彼此眼中看到了禁忌和偷情 的快感,我伸手抚摸着姨妈的臀部,对卫生间喊道,「妈妈,时间不早了,我送 姨妈回去了。」姨妈瞪了我一眼,没有阻止我作怪的手,「姐,我先回去了啊。」

「好的,芸玉路上小心啊,我让小安送你。小安,把姨妈送到家啊。」

「得令,一定把姨妈平安送到家。」

出了门,两人恢复正常,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两家其实都住在一个小区,小 区很大,一个在这头,一个在那头,路上人不多,但偶尔也会有一两个人。我也 不敢放肆,安安稳稳的把姨妈送到家,小天还没睡,在房间听见是我们的声音, 喊了一声,连人都没出来。我最后给姨妈轻轻来了个吻别,被吓了一跳的姨妈赶 忙看向小天房间,房门紧闭,姨妈松了口气,轻轻锤了我一下,把我赶出了门。

我迅速跑回家,妈妈正在卫生间洗澡,似乎就没出来过。我打了个招呼,把 客厅的杯子拿去清洗干净,回到房间,又整理了一番,见没什么疏漏,从书架后 拿出了被隐藏起来的摄像机,摄像机正对着床,可是拍了不少好东西。看着移动 硬盘里不断变大变多的文件夹,我满意地笑了。等到妈妈洗浴完毕出来,我打着 哈欠装作很困的样子,「妈,你洗好了啊,那我洗了,你先睡吧。」妈妈似乎被 我感染,疲惫的点点头,「那妈妈先睡了,你也快点睡吧。」我很快洗漱完毕, 把换下的脏衣服放进篮子里,我一眼看见妈妈换下未洗的衣服也在这,我伸手拿 起妈妈的小内裤,「居然是黑色蕾丝镂空内裤,看来工作狂妈妈被压抑的欲望也 很强烈啊。」看着同样放在里面的蕾丝镂空胸罩和黑丝吊带袜,我眯起了眼睛。

转念又想起了与妈妈长得颇像的姨妈,啧啧,真是美妙的滋味啊,今天暂时 让姨妈屈服了,接下来要趁热打铁啊,不然等姨妈冷静下来,报警不会,但肯定 会想方设法躲着我的。姨妈害怕,我也有顾忌啊,双方其实都怕被别人发现啊。

天天象棋官方下载

魔君游戏破解版

小白不言弃内购破解版

相关阅读